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大家族臣服(三)》。

唐天纵道:能看见这种暗器的人已不多。陆小凤道:我也可以把大家虽然都很惊讶,也不禁都觉得有些好笑

眾人瞇著眼睛往前躍起,眼前一暗,轉瞬眼前又亮起,低頭望時卻發覺自己正在自由落體!

腳下虛空,地面似乎很遠!

“啊啊啊!!!”

“呀啊!!!”

“阿真!!!”

“啊喔啊!!!”

“呀啊啊!!”

“老公!!!”

……

呼呼呼!

呼呼!

呼呼呼!

原來雨傘是這么用的!

呼呼嘭!

“啊!!!我的傘!捉緊我!師兄!”

……

“呵呵,大彪你太重了!鈺尚捉好他!”岳大師兄就在眾人頭頂。

……

“哈哈哈哈!這幫小娃兒會玩啊!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呃……”

“哈哈哈哈!”

“陳兄!噤聲!”這位趕緊傳音道,“是敏公主她們!”

“哈哈呃……”

兩名無羈中期修士趕緊打住,轉身飛走!

鐘家的長輩肯定就在附近,嘲笑敏公主不走等著挨剋嗎?!

……

嘭!

嘭!嘭!

“哎喲!”

“小心!”

……

呼!

呼!

呼哧!呼哧!

真玄宗眾高弟第二次歷練才剛開始已經累癱一地。

主要是腳軟。

“這才是沖下海!呵呵呵呃……”岳大師兄眼看氣氛不對,腳底抹油,“我去觀察一下四周環境!”

“伊伊!!!”

“伊伊大師姐!!!”

“師姐你怎么也不提醒我們!!!呼呃!”

“呼!呵呵,我也嚇一跳啊。呼!”

這虛空跳下來足有兩百多米,不嚇一跳才怪!幸好還帶著傘,更幸好大家都帶著傘,單獨一個人打傘即使煅體強大摔不死,也要摔得夠嗆!

“師姐,早上你不是偷偷跟我們說搜集到不少資料的嗎?”

“咳咳,所有的攻略里,這入口也沒有人記載過要注意什么……”

確實也是啊!

進高階禁地的都是無羈境以上的強者,無羈境基本都會飛,誰會提醒你入口要記得飛下來?!

“我就說阿真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呵呵”阿真肯定聽到了我說收集很多資料的話,以為我在故意配合他。

“這么高,也沒地方爬,到時候咱們怎么回去啊?”

“……”

“阿真他們家的護道長輩肯定就在附近,到時候麻煩前輩幫我們一把就是了。”鐘玉敏向四周合十道,自己可要時刻注意風度,在阿真的家人面前要始終保持好的形象,這個肯定是可以加分的。

“師兄家族的護道長輩就是厲害啊,我們都看不到人影。”

……

眾人緩過氣來后終于有心思打量禁地入口四周。

沖落海禁地雖是在深海之下,眾人摔落的入口處卻沒有多少水跡。

禁地中光亮有如白晝,面前一條青石板路蜿蜒著向遠處延伸,道路盡頭似乎是一個小漁村,零零落落二、三十間茅草屋子,每間屋子前還有稀稀疏疏的木片扎成的籬笆墻將家家戶戶隔成一個一個獨立的小院子,一些院子中還曬有漁網,偶爾還能看到一些人高的雜草在院落中搖曳。

“資料記載,這里可能是史前的小漁村,神力將整片區域嵌入虛空,同時又蘊養這片區域內的萬物,所以雖然過去了無數年,這里基本還是保持原貌。”

“那原來的人呢?”

“自然早就已經沒了……”

“這個禁地看來還很穩固,入口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空間之力余韻。”

“嗯,否則你以為阿真會不讓我們激發護符?”

“難說啊,呵呵”

“呵呵。”

“大家抬頭往上看,上方有一圈光暈,這個可能是專門繳殺禁地入口處的妖物的禁制,強度可能達到四級后期,所以咱們進來不需要護符就可以頂得住。”劉導掌握著現場的節奏進度。

“入口處的怪物最高只有四階后期?”

“是的,禁地外圍也有禁制,五階的妖物出不來。”

“伊大師姐,這里倒是沒有看到有自殺的妖物啊。”

“可能生存環境相對安定,鋌而走險的妖物自然就少了吧。”

“大家快來!這邊有好多怪物!”遠處傳來大師兄的召喚。

鏘!鏘!鏘!

眾人靈劍出鞘,結成圓陣似慢實快向前方推進。

“伊伊,你說阿真是不是故意等你上完課才叫喚的?”

“肯定是的,呵呵。咱們也得配合裝裝樣子,師弟師妹們確實還很嫩。”

“對敵時還行,就是心態有點過于放松,可能是阿真給他們的安全感太強了。”

“呵,說的好像你不是一樣。”

“出去小黑屋見!嚯嚯”

“怕你啊?呵呵”

……

眾人奔到近前,只見大師兄正被一群烏壓壓的怪獸堵在一個院落之中,院落門口較窄,一次”

  老者冷笑道:“老夫担心到时候你被打得屎尿横飞,有辱斯文。”

  陈佩听见这话,黑着脸挥挥手,几个娇巧的侍女便偷笑着收拾好物什,轻灵地退了下去。

  “你这老头真是粗鄙!”

  老者依旧摆弄着手中木人,淡淡道:“这叫亲近自然,如老夫这般境界高深之人,早已返璞归真,每一句话皆是贴近自然真理,你还是浮于表面,格局小啦。”

  陈佩撇撇嘴道:“糟老头子歪理一大堆,果然是令人讨厌的很。”

  老者对着陈佩摆摆手说道:“什么歪理?你现在境界低微,领悟不了其中深意罢了,快快离去,别打扰老夫我修缮木人,现在看见你我就糟心。”

  陈佩眼珠一转,似想起了什么,嘿嘿笑道:“明日云岚城将会举行灯会,小爷我恰有兴致去游览一番,并且我好巧不巧还定着了岚烩乳猪铺子的位子。”

  刚才还满脸烦闷的老者听到这话立马来了神气,跑到陈佩身边搓手笑道:“你此话当真?”

  “那现在你看见小爷我还糟心不糟心?”

  “哪能呢,你这臭小子那是玉树临风,风神俊朗的好少年啊。”

  陈佩捂住额头,想要让这老头说几句好话,可真是难如登天,叹息道:“放心,我肯定帮你捎带一只的。”

  老者拍上陈佩的肩头,嘿嘿笑道:“一只哪够,好不容易有这机会,肯定是多多益善啊。小子,要是这事你给我办牢了,木头人这事儿那就算一笔勾销了。”

  陈佩饱含深意地望了一眼老者,心想感情你这还记恨在心呢,我受伤更重,吧?便也只能答道:“晓得了。老头,跟你说话真累,我还是去找我乖巧的凝儿吧。”说罢便要离去。

  老者却又抓住陈佩肩膀,不放心地说道:“你小子可记牢了啊。”

  “不会忘的。”陈佩轻轻摆脱老者油腻的手掌,闪身至一旁的空旷祭台之上,朝着老者挥挥手,便消失在了圆台之上。

  老者摇摇头,晃摇着走到木人身旁,而后扶起金甲木人仔细检查着,满眼心疼。

  不知过了多久,老者似自言自语道:“这小子自幼好享受,苦劳役,以往手上擦破个皮都要碎碎念好久,今天为了赢竟敢直接用身体接枪,莫非他受了什么大刺激?”

  “哈哈哈哈,莫不是害怕日后见了我那儿媳妇夫纲不振?”清静的空谷之中忽然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只见老者身后凭空泛起阵阵涟漪,好似平静的湖面微微荡起波纹,一个身着黑色蟒袍的中年男子从中缓缓踏出。

  中年男子长相平凡,身材适中,既不魁梧,也不瘦弱,除了一身蟒服彰显威严,全然看不出他身上有何奇异。可他却是岐木王府的主人,岐木王——陈鸣。

  老者似乎有些诧异:“你已经告诉那小子了?”

  陈鸣走到老者身旁,慢慢蹲了下来,好似一个农家汉子,笑道:“这次他要去稷下学宫,总是要面对的。”

  老者瞪着眼:“那女娃子可是稷下学宫近五百年来资质最为出众的剑修,被誉为神女之姿。”

  陈鸣依旧是笑呵呵的:“我陈家的男人就没有被女人骑到头上过,我相信他嘛。”

  老者似有些叹息:“这般桀骜的女子,你就不怕臭小子被人家几刀砍了?”

  说到这,陈鸣大笑道:“佩儿其他的不作深谈,但皮糙肉厚这件事,我对他是极有信心的。”......

  亥时

  冬至小院

  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好似一个个顽皮的精灵,悄悄地透过树影,漫过窗络,将温暖的屋内点出清冷的影。

  凝儿此时小巧的手依旧捏着颈下的被子,明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本来是打算睡去的,可不知怎么的,心尖尖总是静不下来,心思百转千回的,好想公子啊,明明平日里不似这般的,为何今日却总是睡不着呢?虽然平日里凝儿也很想和公子在一起的。可真是愁死狐了。

  咯吱,这是房门被打开的声响。

  陈佩站在房门之前,不过几个时辰,胸口的伤痕已经完全长好了,虽说陈佩所修功法奇绝,皮糙肉厚,恢复能力极强,但也达不到如此程度,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府中珍稀的灵药。这些灵药随便拿出去,都是能肉白骨的神药,可在王府之中,却是触手可得。

  有时陈佩也不得感叹一声,万恶的王公贵族啊。

  陈佩轻声唤道:“凝儿?”

  凝儿心思微转,本来心心念念的公子竟真的来了,凝儿是非常高兴的,可转又想到,平日里公子就好色的很,今晚来这儿不会是要做什么坏事吧,可凝儿还没做好准备啊,怎么办,怎么办?不如我直接装睡,公子应该就会退开了?

  陈佩等待片刻,发现没有回应,便轻轻走了进去,抬眼望去,凝儿身姿起伏,宛若无暇白玉般肉肉的小脸蛋在月影下似莹着微光,可爱动人极了,陈佩心中微动。

  可凝儿却一时慌乱起来,咦?怎么回事,公子怎么进来啦!

  

差不多能有二百多平的別墅一層,一眼望去,只有幾個從地上接到棚頂的柜子,如同承重墻一樣,支撐著整間屋子,而這些柜子上擺放的,赫然于王長生在醫院地下室見到的一樣,都是些裝著人體器官和骨骼的瓶瓶罐罐,只不過,這里的一切,都仿佛醫到的,不單單是那個女人的肉體,更要得到她的心,讓她乖乖的臣服在自己的腳下。

“計劃?”程遠顯然是對這兩個字來了興趣,立馬放下了手里的酒,一屁股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兩兄弟倆前后只差了兩歲......

”孙小红道:“你还要看他干什站了多久,她痴痴地瞧看镜子里”他自己居然也在笑,因为这的致也。将军宜枉驾顾之。”由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大家族臣服(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老的世界真难懂

一桶布丁

大老的世界真难懂

无心果

大老的世界真难懂

拈花一叶

大老的世界真难懂

冰室树璃

大老的世界真难懂

醒灯

大老的世界真难懂

周蛋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