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子剑》。

他觉得自己运气总算不错,旁边想看了,身形一转,方待掠走,

一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炸响,让匀德实的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那声音如天门开裂,似九天霹雳,像山崩地裂,立即让匀德实觉得,是世界末日到了。

匀德实心慌意乱地钻出毡房,急惶惶向空中张望。

匀德实看到,天空的黑云如炸了群的野马,似决堤的潮水,像崩塌的冰山,前呼后拥,势如破竹。

匀德实自信见多识广,却从未看到过如此凶险的天空,不由得目瞪口呆,面如土色。

显然,刚才的那一声惊心动魄的炸雷,就是从这怒潮般的云中发出来的。

草原上有一种说法,谁要是干下了伤天害理之事,必遭天谴。

而天谴之一,便是遭雷劈。

据说,遭受到雷劈的人,浑身的骨头都会被击成粉状,所以死而不僵。

刚才那一声炸响,难道是长生天惩罚了一个叛逆?

想到此,匀德实的心反而渐渐平静了。

匀德实自认为,自己敬以待天,尊以待地,诚以待人,光明磊落,从来没有干过昧良心之事,长生天的惩罚利剑,自然不会落在自己头上。

匀德实心安理得,刚才不经意间涌上心头的畏惧和胆怯,顿时如一个臭屁痛快排出体外,虽然臭了一下,很快便一去不复返,腹中不适荡然无存。

匀德实看着滚动的云团,想到,看来,一场强劲的暴风雨,很快就要来扫荡草原了。

匀德实正要转身回到毡房躲雨,突然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一时弄不清味道来自何处,便好奇地朝营地里四处观望。

匀德实家的营地共有五顶毡房,朝东日出的方向呈一字型排列,自己的毡房居中,其余四顶毡房分别住着他的四个儿子。

匀德实回头之际,猛然看到,一个白衣人正手持拂尘,在四儿子撒剌的的毡房前挥来挥去。

是什么人?在干什么?为何未经允许,便擅自在自家营地里走来走去?

带着几分不满,匀德实眯了下眼睛,缓步向那人走了过去。

来到近前,匀德实看到,那人竟然是一位老者,身材修长,面色红润,白发飘飘,精神抖擞,步态轻盈,兀自挥动着拂尘,口中似乎还念念有词,只是听不清老者在磨叽什么。

匀德实并不认识这位老者,又不知这人在干什么。

看他这把年龄,本该识礼才是,为何来到别人营地,却连个招呼都不打?

匀德实重重咳嗽了一声,以引起那人注意,然后朗声问道:“客人来我营地,当先进屋喝茶才是,在此何干?”

那白衣老者并没有停止动作,缓缓转过身来,漫不经心地用眼角瞟了匀德实一眼,说道:“吾乃君基太一是也。战神即将临世,你这营地却被恶鬼所占,即将发生血光之灾。为保战神安全降生,我需驱走躲在此毡房的恶鬼,与你等无关。”

匀德实朝四下里瞅了一圈,营地一切如故,哪里有什么恶鬼。

匀德实经事颇多,已见怪不怪。

匀德实想,这老者显然是在故弄玄虚,不过是想讨好自己

第142章 翎羽

金兀术终究还是挨了一顿胖揍。他原本想去城外挑衅安兆铭,却发现安兆铭居心叵测。好汉不吃眼前亏,金兀术赶紧跑回上都的宫中,想找皇帝叔叔说说安兆铭的坏话。

结果,却在宫中意外遇见了堂妹完颜翎羽。小姑娘越发迷人了,连夕阳的冷漠都无法遮掩她红樱桃一样的热情。不但人长得更俊俏了,身材也渐渐饱满起来。

金兀术身子一热,才向前不过说了几句话,就要亲热地拉拉手。他是真心喜欢地自家的这个小妹子,却不是当成......

刹那间,岸上的人竞走蛋就全下肚,大家旁边

“当真是未曾想到,竟是在此处遇见了你,木晴师妹!”犹如一柄巨剑竖插的山峰脚下,几个看起来也算得上仪表堂堂的云剑宗弟子盯着木晴,嘴角泛起一抹阴笑,用着阴阳怪气的话语对着不远处的木晴打了一声招呼。

可以看得出,这几人在极力的克制着内心的一团热火,毕竟木晴乃是第一峰峰主的嫡传弟子,若真是在此处直接对木晴图谋不轨,第一峰峰主的怒火可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不过,若是能登上这剑境最为神秘的剑峰,领悟了凌天剑意,则另当别论。

那样的弟子,纵使是宗主也会将其视若重宝,莫说是木晴,怕是连其女儿都有可能作为筹码嫁给领悟了这凌天剑意之人。

对于眼前的几人,木晴也不过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几人的事迹,木晴还是有所听闻的,可谓是劣迹斑斑。

“怎么?木晴师妹就这么不愿与我们交谈吗?莫不是仰仗着自己是第一峰峰主的嫡传弟子,便这般看不起我们,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内门弟子!”一少年缓缓向前走了一步,嘴角浮现着一抹狡黠的阴森,而这人正是韩猛,至于其身侧的乃是赤龙峰赤龙。

赤龙峰乃是第五峰,至于这赤龙虽然实力只有聚灵一重大成,但却是第五峰峰主的嫡传弟子,传闻其曾经一日之间便领悟了大河剑意,而他更是被第五峰峰主看好,是最有可能领悟凌天剑意的弟子。

“你便是木晴,生得倒是美艳,只是太过高冷了,像你这样的,我可不喜欢!”自认为天赋绝然,赤龙何时将第九峰之外的弟子放在眼里过。

只是,赤龙话语刚落,木晴便是转身便走,这样的人渣,与其多呆一刻便是罪过。

木晴虽然一介女流,但也有自己的傲然,这赤龙,她还看不在眼里。

“嗯?这女子……”盯着这般不给自己面子的木晴,赤龙顿时便是恼怒,但见其脚下风起,手掌探出,将木晴手臂直接抓住,“无论是在云剑宗,还是在其他地方,还没有哪个女子敢这般对我,你乃是第一个,所以……”赤龙猩红的舌尖露出,舔了舔有些苍白的嘴角。

“啪!”

毫无征兆,一道清脆的声音在人群中炸响,只见一玉手犹如清风拂过,在赤龙的右脸上烙印下一抹深红。

“你……”

被木晴这么一打,赤龙顿时恼羞成怒,旋即便是对木晴展开一番激烈的征讨,然而,正当热火朝天之时,四道身影而来,如此之下,方才制止了赤龙,不过,在赤龙心里,已然将木晴深深的记下,无论如何,这木晴都难以逃脱。

“哼,你给我等着,待到我这次领悟了凌天剑意,届时定让你……”赤龙目光阴冷,内心暗道。

“诸位,登峰吧!”

那四道身影而来,顿时让不少云剑宗弟子都是有些惊颤,毕竟这四人乃是来自第九峰,先前他们制止赤龙时所散发的气息,那可是真正的聚灵四重天的气息!

但听得几人话语落下,不少云剑宗弟子皆是暗暗点头,而后一道道身影皆是目光凝聚,看向剑峰之巅,那里一巨大剑碑浮现,剑碑之上无数剑气缭绕,这等剑气袭来,竟是让整座剑峰都是有些迷蒙。

想要领悟剑意,首先要登得上峰顶,而这等剑气下,想要登得峰顶谈何容易,纵使如此,也难以阻止众人登峰,毕竟,一旦领悟剑意,便可真正的成为云剑宗的核心弟子,更能享受海量资源。

而这剑意分为九重,唯有彻底达到九重剑意,方才算真正的领悟到了凌天剑意的真髓,那样才叫领悟了凌天剑意,至于其他,则不能称之为凌天剑意,最多叫凌天剑气罢了!

只是,数千年间,能领悟六重剑意的已然是屈指可数,莫说是九重了!

如今的云剑宗宗主也不过领悟了七重而已。

凝视着剑峰之巅,那闪烁着光泽的剑碑,不少云剑宗弟子皆是目光凝聚,心中带着决然。

剑峰耸立,直插云霄,这剑峰的登山之路乃有九百九十九层石梯构成,每一层皆高约一尺,宽约一尺,每百层为一个界点,因此这剑气分为十级,唯有勘破十级剑气方才能登上峰顶。

有些天才还未登顶便已然从剑气之内领悟剑意,所以登峰有如神助,饶是如此,至少用上三天三夜。

而此时,进入这剑境已然有三日之久了!

呼呼!

剑气呼啸,坠落而下,这使得每一层阶梯皆是有剑气缭绕,只不过最下方的百层剑气并未有那么强横,故而,几乎所有进入秘境的弟子皆可以踏过这第一个界点。

虽是剑境,但也有日月交替,不知不觉,已然是剑境开启的第九天,此时,剑峰之顶,已然可以看到一两道身影了,而此时,在剑境之外,第一大主峰大殿内,云剑宗宗主以及八峰峰主皆是立于一巨大玉石旁,但见玉石闪烁,其内浮现的画面正是这剑峰之顶的正在发生的事情,却见自己的内力完全被压下去。

黄裳与冷秋风一惊,黄裳惊的是邹晨的内力竟然比花叶的内力高,神化功也精湛,而冷秋风惊的是邹晨何时会神化功。

黄裳不敢怠慢,使出蛮力把冷秋风推开,使出了九阴神爪,打的邹晨伤痕累累。

冷秋风瘫痪在地上对黄裳道:“住手,给我一刻的时间。”黄裳停手,花叶和邹晨上前。

冷秋风道:“本来我以为我可以一直隐瞒邹晨的身世,没想到!咳咳。”对花叶道:“徒儿,你师弟其实是阴阳教易宗,是教主的宗室!我死后,你担任下一代的神化仙,我的绝学——神化功其实早就传授给你,只是你自己疏于练习而已。”对邹晨道:“徒儿,你过来,你怎么会神化功?”

邹晨道:“师父教了我这么多武功,但是唯独没有教神化功,我猜想,师父教我的内功中或许有与神化功相同之处,于是我仔细研究内功心法,观察师兄和师父的呼吸,便使出了这“四不像”的神化功。”

冷秋风点头对黄裳道:“来取我性命吧!”邹晨挡住道:“我愿意为师父一死!”黄裳笑道:“我岂是一个是非不分,恩怨不明的人。”说着便使出螺旋九影使出九阴神爪把冷秋风的脖子个抓断,在使出螺旋九影退后。

黄裳转身便走,花叶冲上前去却被黄裳激发的内力震开。

黄裳不想多加逗留,立即使出轻功离开。

邹晨使出轻功追去,黄裳见身后邹晨连续追了百里却都没有甩开,便道:“没想到你的轻功竟然有此火候。”黄裳又道:“我不想杀你!你走吧!”

邹晨道:“我打不赢阁下,但是我要阁下在师父的墓前磕头!”黄裳哈哈大笑道:“磕头?他也配。”随即回头瞬间发出一掌击中邹晨,邹晨飞出数丈,黄裳趁机离开同时使出内力道:“年轻人,要求他人是需要实力的!”邹晨自知不是黄裳对手,要请黄裳在自己的师父墓前磕头已是不可能。

邹晨回到神化园,与花叶相对一眼,花叶此时已哭完,双眼通红,邹晨正想去花叶旁背起冷秋风的尸体,正要触及冷秋风的尸体,花必馨持剑击来,邹晨本想退后,却见花必馨右剑要触及冷秋风尸体,花必馨右向后旋转用臂力从下向上一扫,邹晨左手上前抓住右剑剑刃,右手双指夹剑,向后一甩,花必馨的左剑立即离手,邹晨立即一掌拍在花必馨左肩,使花必馨退后。

花必馨对花叶呵道:“快,杀了他!”“住口!”花叶道:“师父尸骨未寒,我们岂能同门残杀,若是,师父在九泉之下也死不瞑目!”花必馨道:“反了!你当初不是说对我百依百顺的吗?”花必馨说着就拿起地上的剑就离开了神化园。

邹晨背起冷秋风来到神化园最高处将其安葬礼。

邹晨和花叶在冷秋风墓前行了跪拜之礼,邹晨起身对花叶道:“师兄!对不起,瞒了你这么多年,现如今还害的你与大嫂。”花叶跪在墓前低沉道:“无妨,不怪你,虽然传闻神秘的阴阳教残忍至极,但是师父收你为徒想必是自有道理。”

邹晨看看天空道:“已经子时将尽,师兄赶紧下山吧!”邹晨说着便走。花叶立即起身道:“师弟去往何处?”邹晨道:“我应守孝三年,明日一早返回教中将守孝之事禀明教主大哥。”花叶道:“我与你同去!只是不知阴阳教是否欢迎?”

邹晨道:“我定然护师兄安然。”花叶转身抱住对着自己的邹晨道:“师弟!你的神化功真的是自悟?”说着便运起神化功。

邹晨这边也运起了神化功,两人身体相触,花叶发现邹晨运起的内息运行竟然与自己的大致相同,但却时不时有些混乱。

丑时三刻,一人来到邹晨的床前,邹晨起身点灯一看竟然是黄裳!邹晨道:“你怎么来了?”黄裳道:“你师父用身体来贴紧我的时候把神化功口诀说了出来,说要传给你。”

邹晨道:“别骗人,神化仙的继承者是师兄。”黄裳道:“你师父说你天赋异禀,是可造之材,如今能悟出神化功,但是你的运行有所偏差,如果修炼过多恐怕有性命之忧!”

邹晨对黄裳正色道:“既然来了,那就祭拜一下我师父吧!”黄裳道:“还是那句话,想要别人答应,如果没有实力或者有让他答应的筹码之类的东西,那是绝不可能同意你的要求的!”

邹晨拿出笔墨纸砚道:“说心法口诀吧!说了赶快走。”黄裳道:“你何必如此,如果你拜我为师,学习我正统的道家内功,也可化解这不全的神化功。”

邹晨怒道:“少废话!”黄裳叹口气把神化功口诀说了出来。

邹晨记下后已无睡意,而花叶却是彻夜未眠,晨时,两人携手出园前往阴阳教。

黑袍男子听那说书人说道:“此时天空飞来一僧人,缓缓落地,武乾坤见此人功力深厚,又见独孤氏已亡,便放过其余教众,至此,光阴圣教灭亡!”黑袍男子听完离开,向北而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子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隐三界

道玄

神隐三界

我是墨水

神隐三界

晓恋雪月

神隐三界

九雨

神隐三界

几度青山

神隐三界

云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