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马骑》。

”她又吸了口气,道“只可惜你他总不能就这样闯入别人家里去

這些天,自從我開始探查尹墨甄秘窟到現在,我一直都處在緊張的狀態,今天在無量觀,因為有茅山三老坐鎮,還有眾多的茅山弟子在此守著,我終于好好睡了一夜,直到早上曉丹跑過來喊我吃早飯。

曉丹過來還告訴我,說她的師父要見我。這讓我很興奮,我正好把這段時間所遇到的奇怪事情向曉丹師父請教。

這些正是我想了解的,我無意中卷進尹墨甄的事情中來,但我相當被動,盡管我對尹墨甄的事情有一些了解,但對他目的還是一無所知。

曉丹曾經和我說過,她師父玄靜道長擅長卜卦和天機推演。這回尹墨甄的事情,曉丹的師父可能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

我急忙吃過早飯,和曉丹一起去見曉丹的師父玄靜道長。這時候,胡惠茜和我提出,也要和我一起去見靜玄道長。

我看了曉丹一眼,曉丹看看我沒有說什么,既沒有明確表示同意,也沒有提出反對,看樣子曉丹是要我拿主意。

我看看胡惠茜,想了一下,覺得讓胡惠茜見見玄靜道長也好,到時候只要玄靜道長對胡惠茜沒有偏見,認可胡惠茜,也好讓玄靜道長約束一下門下弟子,免得今后有茅山弟子和胡惠茜過不去。

曉丹帶著我和胡惠茜,來到玄靜道長的房間,我看見,屋子里不光坐著玄靜道長,在玄靜道長的左右分別坐著玄清,玄塵道長,還有那個李毅峰也在屋子里,規規矩矩的在茅山三老的對面坐著。

玄靜道長看見曉丹帶著我和胡惠茜進了屋子,先是微微一愣,然后笑著讓我和胡惠茜坐在李毅峰的旁邊。曉丹緊挨著胡惠茜坐下。

玄靜道長看了胡惠茜一眼,緩緩的說道:“這個女娃子非我人族修士吧,看你的道行也真的不淺,恐怕已近千年,實屬不易啊。”

我和胡惠茜聽了玄靜道長的話,心中一驚,這玄靜道長真的很不一般,只是看了胡惠茜一眼,就看出胡惠茜的修為底細。

在玄靜道長旁邊的玄清道長面部表情依舊冷峻,他上下打量著胡惠茜,鼻子里哼了一聲。

而玄塵道長,微閉雙目,面部依然沒有表情,誰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看到,李毅峰對我的態度仍然不是很友好,只是對我微微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招呼,然后就不再理睬我。

我有點納悶,不知道我什么地方得罪了李毅峰,要不是茅山三老在場,現在有重要的事情,我一定要向李毅峰問個明白。

玄靜道長對胡惠茜說道:“你這女娃,雖為妖修,我看出你本性善良,沒有惡念,沒有造成罪業,難得難得,他年一定修得正道。”

我從玄靜道長的話中,聽出來玄靜道長對胡惠茜沒有偏見,話中似乎透露著對胡惠茜的幾分欣賞。

我連忙接過玄靜道長的話,故意說道:“道長您說的是真的,胡惠茜雖為妖修,也能修成正果嗎。妖修不是我們人界的敵人嗎,有些門派說的人人可除之?”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看見,胡惠茜看我的眼神頗為不滿。我假裝沒看到胡惠茜的反應,其時,我這樣問玄靜道長他們,就是想讓他們明確說出茅山派對胡惠茜的態度。

我沒想到,玄靜道長沒有說話,反倒是面目冷峻的玄清道長,用嚴厲的眼睛盯著我,說道:“不管是什么修士,只要一心向善,不做危害人界之事,不殘害生靈,維護人界平安,都可以取的正果。”

有著長長眉毛,一直面無表情的玄塵道長,睜開眼睛,緩緩的說道:“妖修,鬼修也有正直之士,人族也有邪修敗類,我們幾個老家伙沒有那么教條。

相反,我們非常看好這個女娃子,我們茅山派屬于道家上清道德天尊一脈,就有很多非人族修士取的正道,修成正果。還有鬼門的鐘馗屬于鬼修,一樣取的正果,專門捉危害人間的惡鬼。”

我看見李毅峰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好像有些不相信自己聽到的話似的。

聽見茅山三老這樣,對待妖修沒有半點偏見,我放下心來。我的本意,就是要看看茅山三老對胡惠茜的態度,現在我的目的達到了。

茅山三老在道家各門派有很高威望,他們認可胡惠茜后,我想,不光茅山弟子,其他道家門派,也會很少和胡惠茜作對了。

這樣以后,我和胡惠茜在人界走動,還會減少很多麻煩。

剛才看李毅峰的表情,我心里明白,顯然李毅峰對胡惠茜是有偏見的,看見他的師父和師叔這樣說,他也不好說什么,只是憤憤的看了我和胡惠茜一眼。

我心里想,李毅峰這家伙的修為確實不錯,但是我和惠茜還真怕了你不成,你現在這樣強橫,還不是因為你出身于茅山名門正派,還有本省的國安局特別行動組長的身份。

玄靜道長把手微微一擺,說道:“好了,關于惠茜這件事就說到這里吧,以后誰也不要在拿這個說事了,現在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們講。”

玄靜道長看了看我們幾個人,說道:“鶴峰(李毅峰)和鶴丹(曉丹)都是我們茅山這一代出色的弟子,皓天和惠茜散修中也是難得一見的奇才。

皓天小友發現的尹墨甄擺聚陰陣和收集人的魂魄一事的來龍去脈,尤其皓天交給我的異獸神像,我們幾個老家伙已經差不多弄清楚了,事情的嚴重程度遠遠超出我們之前的預料,我就先說給你們聽吧。”

玄靜道長開始對我們講述起來一個古老的傳說,把我帶入了恒遠的荒古時代,使我對這個世界有了新的認識,也解開了我的困惑。

原來,在億萬年前,天地一片混沌,一片虛無,甚至還沒有天地,宇宙萬物的概念。

但是經過了漫長時間的孕育,卻誕生了一個生命,當著個生命睜開眼后,發現,周圍除了他之外,什么生命也沒有,甚至連黑暗都說不上,令他無比的壓抑,孤獨。

于是,取下自己的一顆牙齒,在手中一晃,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板斧,他用盡全身的力量,揮動板斧,用力向自己周圍的虛空劈去。

這時候,這個生命發現,隨著一聲巨響,周圍的一盤混沌的世界,漸漸的開始變得清朗了,一片全新的空間向四面擴散開來,是個全新的空間無比廣闊,無邊無際,于是,浩瀚的宇宙出現了。

這個生命,就是宇宙誕生的原始力量,這就是盤古開天地的古老的傳說。

這個浩瀚的宇宙誕生之后,原來混沌一片的物質,開始逐漸的誕生了浩渺的星辰,宇宙萬物,在這個浩瀚的宇宙空間里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誕生了太陽,我們居住的星球地球,還有月亮。

然而,這并不是這個古老傳說的結束,而是這個古老的傳說開始。

盤古這個特殊生命,先于宇宙誕生,開啟靈智,開辟了宇宙之后,隨著宇宙空間的無限擴散,盤古,這個古老而原始的生命,也隨著宇宙物質,擴散到廣闊無垠的宇宙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可以說盤古這個古老的生命,隨著宇宙的誕生而消失了,但也可也說,宇宙盤古的生命氣息,在宇宙的每一個角落里都無處不在,這個宇宙里的每一個生命都和盤古息息相關。

盤古的生命一部分,在我們人類所處的世界里,分成四部分,分別演變成昊天,伏羲,女媧,還有一個神獸犼。

玄靜道長講到這里的時候,掏出了我交給他身的,從西郊公墓那里拿來的,動物造型,確切說是異獸造型的神像,拿在手里,仔細的端詳著,又開始接著講述起來。

這個神像,經過我和我的玄清,玄塵師弟仔細確認,又查閱了《山海經》,就是傳說中的的犼。

想不到,這些異獸的后裔,竟然想復活犼,人界的災難怕是開始了。

<

水龙和黑色的冰球撞到了一起。

龙吟之声响起。

水龙被冰冻了,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冰坨子,然后从天空中掉到了地上,冻成的冰坨子摔成了粉碎。

周安知道即使不摔成粉碎,水龙在冰坨子里面也冻成了粉碎,摔到地上摔碎了只是个样子。

现在周安已经有些明白水和冰的特质了,水遇到冰,是被克制的,毕竟即使水的力量比冰的高上好几层,也会被冰的力量冰冻的,除非水的力量比冰的力量层次高出的太多,才使冰被水反制,不然......

他喜欢热闹,喜欢看见各式各样凤点点头:他见到的蓝胡子,也

“我等不足謂之天才,莫非閣下便可謂之天才?既然如此,可敢與我一比!”

盯著秦炎,那少年神色一冷,但見其挺了挺身軀,衣袍上的二品紋路尤為耀眼。

“你……不配?”瞥了那少年一眼,秦炎手掌浮動,玄戒內,數塊不規則的青石浮現而出,但見秦炎意念一動,天道劍劍走偏鋒,須臾,便是鑿刻出石椅石凳,但見秦炎三人若無其事的落座而下。

“丹塵,我記得你隨身都帶著酒水之類的,他們如此吝嗇,你可不能像他們那般啊!”秦炎嘴角勾起,很是隨意的說道。

“秦哥,看你說的那話,我是那種人嗎?”丹塵話落,酒水,水果皆是自納戒而落。

“你們……”

盯著秦炎幾人,那一抹怒火終究再難以壓制,“小子,你若不敢便明說,何必這般給自己抬身價,今日,但凡你能勝得過我,我便立馬就走,絕不在此處逗留!”那少年盯著秦炎,決然道!

只是對于這話語,秦炎一點也不感冒,你說比,我難道就與你比嗎?沒有一點上得了臺面的賭注,自己都懶得出手。

但見秦炎手掌拂過石凳,“這溫度剛好合適!”而后便是端坐而下。

“你這小子,倒也算識相,只不過這酒!”秦炎右手微動,將酒壺緩緩打開,一抹酒香頓時彌漫,充斥著整個廣場,而此時,秦炎將酒盞斟滿,端起一杯輕輕一呡,“小子,你這酒不怎么的啊!”

或許是酒飲多了,嘴也就叼了,盡管這酒香數里,秦炎依舊是微微搖頭。

“媽的,那小子,簡直是禽獸啊,這酒也算不好?”酒香彌漫,嗅著這酒香,有一些強者暗罵一聲。

今日來此,被以為這群英會所招待的酒已算極品,但此刻方才知曉,自己喝的哪是什么酒,根本就是懟了酒的水,不過有點酒味罷了!

美女相伴,醇酒為飲,甚至那桌上的水果,最次的也是元階果實,這尼瑪讓別人如何自處,盯著這一幕,王成更是怒不可遏,自己辛苦設計的一切,竟是這般被毀了!

“那酒香的確醉人!”

而此時,八皇子也是開口了,這話語很淡,但可以知曉,這話語落下,將會引起一般什么風波!

“既然殿下喜歡,我便為殿下取來便是!”但見八皇子一側的少年目光一凝,而后直接踏出。

“小子,將你那酒交出!”這少年走來,神色極是傲然,完全沒有一絲求人的覺悟。

“那是八皇子的心腹,聽聞,其乃是銀甲戰將的三子,果然是一表人才!”見得這少年走出,有不少勢力的修煉者開口道,而且沒有絲毫掩飾內心的仰慕之情!

“就你這般語氣,讓我交出,你不覺得你太沒家教了嗎?”秦炎打量著酒盞,看都沒看這少年一眼,而后淡淡飲了一口,“這酒倒是有些韻味了!”秦炎自斟自飲了一杯,輕笑一聲!

“你……”

盯著秦炎,這少年臉色多少一綠,在這帝都炎城誰敢對自己說個不字,更何況還是當著這般多天才的面前,頃刻間,一股冷意釋放,向著秦炎席卷而來!

“群英會?便是這般嗎?我看也別叫什么群英會了,叫無賴會好了!”秦炎嘴角上揚,勾勒出一抹笑意,但見秦炎手指輕彈,那一杯酒盞驟然一動,懸浮秦炎身前。

酒盞內,清酒跳躍,化為一柄酒劍,但見這酒劍內一道寒芒釋放,頃刻間便是襲殺向那少年!

“哼,小子,憑你也敢對我出手,簡直自取其辱!”少年冷嗤一聲,旋即一拳轟出,先前,他已有殺心,如今,殺意更盛!

然而,那酒劍襲來,一股驚天劍氣頓時釋放,劍氣縱橫,直接將那少年先前釋放的氣息破裂。

“嗯?”

少年凝神,還不待其拳勁襲來,那一柄酒劍已抵少年的喉嚨處。

“再敢釋放一抹殺氣,便死!”

秦炎目光一寒,酒劍劍尖一滴血紅浸染。

“你……”

一股刺痛感傳來,那少年的殺意方才消散,但見其身軀后退幾步,盯著秦炎,也只顧得牙齒緊咬,臉色驚變!

“可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樣善良,下次,別那么傲,求人就要有個求人的態度!”秦炎瞥了嗎少年一眼,隨意挑了種元果,嘗了一口!

“小友,也未免太狂了吧,這畢竟是群英會,若小友真有才,便與諸位天才比上一番如何?何必在這做一些口舌!”此刻,亭臺內,八皇子開口了,話語雖是平淡,但任誰都可以聽得出其中的怒意。

眾人皆是知曉,八皇子想要憑借此處的天才,好好教訓一番秦炎。

揣測到了八皇子的心意,自是有一些少年站出,更何況,他們早已經對秦炎懷恨在心,此處,本是他們一舉成名天下知之地,奈何,被一個一品丹師給攪合了。

一念及此,頓時間站出數道身影!

“嗯?你是谁?”

  到了这会儿,对面那个名叫慕容白的家伙才看向了光小羽:“你也是被那帮蛮子抓过来的?”

  “呃……我是……”

  光小羽正准备编点什么瞎话,却看到对面大汉眨了眨眼睛,道:

  “你这面相像一看就是军旅戎马的命,双眉齐额,眼角平平,鼻梁高挺,颧骨如峰……唔,看起来将来是个当将军的命,可惜现在应该只是个小兵辣子吧。”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呢!”

  光小羽完全听不懂大汉嘴里噼里啪啦的一串话......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马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执剑阁

祁鸽

执剑阁

爱看天

执剑阁

夜十三

执剑阁

君子皓月

执剑阁

巅峰残狼

执剑阁

春温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