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明月坊(为流水落花e加更)》。

凭借多年来对黄青浦的了解,长明道料定这个师弟不会隐居于闹市之中。

但是今天,真真切切不能再走了。

一来是人累了。

二来是马累了。

三来长明道打算以南泽为根据地,在城中寻觅店家下榻。

等待明日,三人分别上山去搜寻黄青浦的下落。

如若不然,一旦进山,保不齐要多少个日夜找不到个住所。

南泽城依照地势落建,城郭很大。

正是上午,大好时光,风中带着清凉,莫名有一种洪泽水的滋味扑面而来。

街道上,车水马龙,小贩吆喝得卖力,百姓三五成群,显得拥挤。

前面不是说,南泽交通不便吗?

又如何有这么多人口呢?

原因很简单,在这方圆几百里,就这一座大城。

城池靠着洪泽大湖,陆路交通不便,水路交通却纵横交错,连接各地。

当地有很多人靠湖吃湖,打渔为生。

渔业发达,造船业亦不可小觑。

自然聚着大批人。

街上店铺林立,院所鳞次栉比,热闹非凡。

当地百姓带着浓重的口音。

一说话,一股大山的泥土味。

听起来,却有亲切感。

不过这里外来户很多,聚集着大量的小贩,游人,所以沟通起来,也不见难。

三人牵着马,走在南泽诚的街上,最后在城西僻静之处,寻个名叫‘山中居’客栈,安顿下来。

此乃一个小院子,靠近西城门,局面不多,巷子深长,故而安静。

长明道最喜这样的地方。

可以规避很多麻烦。

例如很多江湖人士,都喜欢摆架子,凑热闹,去那人多的地方,闹得乌烟瘴气。

远离这些人,自然可以不沾麻烦。

客栈门很阔,而且干净。

前有一片竹林,鸟儿成群的飞,风一吹,叶子沙沙地响。

在客栈左边,一杆大旗杆上,挂着一面旗,迎风招展。

小二把人迎到了店中,草草地看了三人一眼,看见兵器和镖囊,又带个小孩子。道士仙风道骨,壮士气宇不凡。

只呵呵笑着,不以为然,似乎司空见惯了。

按照长明道的吩咐,小二在后院开了两个房间。

王彪和焦海鹏一间。

长明道和柳长歌一间。

无论如何,长明道总是不能让小子离开自己的视野。

特别到了南泽,万里长征,只差最后一步,更不能生出舛错。

小二把马牵了去饮酒喂食,接着准备酒菜。

三人无大行李,进了房间,放了刀剑,在王彪的房间里谈话。

一身衣服,穿了好多天了,又脏又臭。

特别是焦海鹏,皮肤较黑,容易出汗,内衣还带着血迹,连日赶路,来不得洗。

王彪则不在乎这些。

他一个猎人,下雨就当洗澡,穿着一身兽皮,换不换衣服,全不重要。

长明道一身道士服污秽不堪。

太招摇了,他早想换了。

于是,三人约定吃了饭后,去街上衣服店里买三套合身的衣服,顺便把鞋子也换一下,焦海鹏的鞋子,已经露出了大拇指,实在难看。

打算着,从街上回来之后,再让店家烧几大盆水,洗个热水澡,好不容易到达一座大城市,不再逃亡了,总得干干净净的。

长明道也不想邋遢着去见师弟黄青浦。

但是问题又出现了。

除了压给客栈的伙食,住宿的钱,这一路花钱的地方太多了,而且三个江湖汉子,出手很阔绰,不知不觉就把身上的钱花光了。

长明道下山一年多了,从天山之上带下来的钱本就不多,因为他在天山之上,吃喝自足,钱是最无用的,所以天山派,可能是最穷的门派。

他早就身无半文,一贫如洗了。

在‘滑石驿’周庭和秦卫江,赠了他一些银子,但很快就花光了。

焦海鹏是有些钱,自从在黄水和长明道一路南行,花的都是他的钱。

他倒是大方,毫无怨言,长明道自没有这方面的认识。

可到现在,焦海鹏浑身上下,只有十两银子,还都交给了客栈。

至于猎豹子王彪。

那别提若宏微微的愣在了門口,他并沒有直接拒絕或者委婉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只是點了點頭。

深夜的靜謐充斥著整座警隊大樓,原本鴉雀無聲的大門在兩個小時后被白若宏推了開來。

“陳老師,您居然沒休息?”

白若宏手里抱著一個全新的紙人,他本以為自己回來的時候陳銘康會趴在哪個地方睡覺,卻沒成想大半夜了他竟然坐在桌前刻著木雕。

“還在琢磨星座案木雕的事?”

“反正也睡不著,試著研究一下,我覺得慢慢開始有點像了。”

陳銘康將眼鏡摘下,從口袋里掏出眼藥水滴了幾滴,隨后拿起不知道是泡的第幾杯咖啡一口喝了下去。

白若宏這才發現陳銘康的頭上夾雜著好多白發,“陳老師,紙人拿來了,咱們做一下實驗吧。”

陳銘康點了點頭,將新的紙人放到了舊紙人的上面,同時按照之前發現的另一種捆法。

逐漸白若宏的嘴角微微上揚,“看來這種捆法和尸檢照片上的痕跡契合度太高了。”

“走吧,我們去現場——”陳銘康拍了幾張捆綁的照片,從桌上拿起了衣服。

凌晨的街道上幾乎空無一人,只有馬路兩旁的路燈陪伴著兩人,給予了他們獨一無二的溫暖。

“陳老師,為什么任雯會從京州把你請過來?”

陳銘康嘆了口氣,“京州待久了,聽說這邊有大案子便想著來看看,你呢?為什么放棄國外的生活,不會只是為了幫忙吧?”

“可能我的目的和陳老師是相反的,相比于為了案子而來,我則是逃避。”白若宏的眼神變得凝重了起來。

“逃避?”陳銘康自知這是屬于他的秘密,再過多的往下問去不怎么好,小聲的念叨了一下便閉上了眼睛。

【明騰大廈】

經過了大火熔煉之后的大廈加上黑夜的襯托,此時就像一尊石像立在兩人面前,只是這個石像給人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罷了。

“咱們腳下的位置便是第一個被發現的人,受傷情況也是最小的。”白若宏掏出手電在地上胡亂的掃了一個大概的區域。

“是那個衣服上有血跡的嗎?”

白若宏點了點頭,“但是這個帶有血跡的衣服還在醫院,所以沒有做DNA比對。”

“這個位置的話應該是自己逃出來的,但是逃出來的話為什么身上會有不屬于他的血跡?難道——”

陳銘康的視線和白若宏撞到了一塊,隨后兩人迅速的往樓上跑去。

“陳老師,如果我們兩人所估計的沒錯的話,應該有個地方會造成劉楓后腦骨折。”白若宏手里的光束在諾達的黑暗里顯得極其渺小。

“酒吧的位置在三樓,如果火勢蔓延迅速,他沒時間做準備的話,那個痕跡也許只能存在于這里了。”陳銘康又往上小心翼翼的走了兩步,隨后用手電照亮了樓梯扶手的內沿。

在微弱的燈光下,一片暗紅色的印跡出現在了兩人眼前。

“陳老師,果真是這!”

陳銘康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小的證物袋,仔細的擺弄著,“有了這個,我馬上去總局鑒定中心,這或許是證明一切的好東西!”

【小會議室】

“這是我和陳老師做的捆綁痕跡比對,之后發現了你兒子是利用了消防里面最基礎的背負搬送捆綁法——”白若宏將照片遞到了朱鴻的面前,“同時我們在大廈三樓的扶手內側發現了血跡,經陳老師的連夜鑒定,證明是劉楓的DNA,而且那個位置是可以造成劉楓頭部傷口的。”

朱鴻顫抖的拿起桌上的照片,“那,那我的兒子,他,他......”

正當白若宏準備開口時,任雯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直接摁了免提。

“任隊,唐敏德醒了,他醒來之后就一直喊著要見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什么意思?”任雯突然預想到了什么。

“現在唐敏德只是剛剛恢復,他只是說火災發生的太迅速了,誰都沒想到,然后有個人第一時間把他抱了出來,接著又進去救人了。這個人他的意識記不太清,但根據描述可能是朱澤成。”

朱鴻聽到后,緊縮著肩膀,下意識的握緊了李霞月的手,“這是他第一次出獄時,跟我講的在里面學到的第一個知識......”

白若宏輕輕的扶住任雯顫抖的肩膀,“凡事都有兩面,只看一面那叫偏見,我們所有人都只看了一面。”

黑燕子道:家父若是扳起脸来,曰:“不受,彼且生疑,奈何?

  封禁时间持续了近三天,最终影像也公布在了公屏上,牛仔用「异我」结果了鹤孜,和边上的其他一人。

  只是那位鹤孜看起来有些邋遢,可也算是公布了证据,所以他们便解除了封禁状态。

  正如牛仔之前所说的,在那天后,他的确没有上线了。

  剑客也因为月月的事情,全身心的投入在了帮忙中,很少再上线了。

  虽然两人都有和远航说过,但是这对远航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我就不重要啦?”在远航身边的星妍笑着说道。

  “不是,不是的,你也很重要,你是我最重要的一部分了。”;“哼,现在才知道狡辩呀?”

  “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只是我对牛仔和剑客的关系,感觉像家人一样亲切。”远航解释完,星妍也点了点头,那如星星般闪烁的眼睛,也急忙避开了远航的视线。

  感觉星妍好像有些不开心了,远航也不认为自己能多说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只是伸出了手。

  看着星妍抬起了头,也稍微露出了点笑容,牵上了自己的手,远航握紧后便带着星妍继续走了。

  这次他们打算去打一个两人的副本,这个副本较长,会持续至5个小时,所以允许中途暂停,或者离开。

  随着两人的踏入,副本也在瞬间被激活了。

  「萤火虫之森——消失的光芒」等字幕消失之后,两人也进入了副本。

  没有任何的光芒,在一片寂静的森林中重生的两人,只好依靠着远航机甲的灯来照明。

  这也让星妍有些无奈,因为这次又是像这种恐怖的内容。

  发现星妍生气的看向自己,远航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快要笑出来了。

  听到了一丝草动的声音,星妍急忙抓紧了远航,紧张的看向了那个方向。

  结果走出来的,是一只会发光的蘑菇,两只小腿随着两只小手一摇一摆的走路,很是可爱。

  “哇,这是什么蘑菇呀。”星妍看清楚了蘑菇就激动的叫了出来,急忙跑到了蘑菇面前想蹲下来看看。

  发着黄色光芒的蘑菇也有着两颗圆滚滚的眼睛,看着星妍走到了面前,便也好奇的抬起了头。

  “你们,是坏人吗?”;“我们不是坏人呀。”;“可是有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家伙,抓走了这片森林里的萤火虫。”;“你怎么知道它们叫萤火虫呀?”;“可是有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家伙,抓走了这片森林里的萤火虫。”;“你为什么知道它们叫萤火虫啊?”;“可是有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家伙,抓走了这片森林里的萤火虫。”

  等蘑菇再说出那句超长的话,星妍生气的表情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了。

  “那我们怎么证明自己不是坏人呀?”;“你帮我做件事情,我就相信你。”;“那你说吧。”;“我和我的朋友走散了,他们不知道去哪里了,帮我找到它们,我就相信你。”

  等蘑菇说完,远航也蹲在了星妍的旁边,两人看了看彼此,继续看向了蘑菇。

  “那你就不怕,我们把你们一锅端啦?”;“我和我的朋友走散了,他们不知道去哪里了...”;“一个,谁也跑不了。

人群尖叫着开始四散逃窜,但双腿又怎么可能跑得过子弹?

“你也要来吗?”李乐丢给小弟一把猎猫手枪。

“当然!”小弟站起来,对哭喊求饶的幸存者们不断开火:“你们这群家伙才是真的该死!死!”

猎猫手枪总共也就六发子弹,很快就打空了。但小弟却没有换弹夹,只是狂叫着,机械地不断扣动扳机。

李乐在林茵懵逼的眼神中走向残存的人们:“是什么让你们觉得,自己的生命很高贵?可以让他人替你们去死?”

幸存者们一个个哀求着倒下。

他来到那位中年妇女面前,有点印象,好像在街道那会她和她女儿一直被沙常保护。

“别杀我,求…求你了!”中年妇女抱着女儿:“她还小,她不能没有母亲……求你了……求你了……”

“是啊,你有女儿。”李乐一枪打烂她的脑袋:“你看,他也有啊。”

那群烧死沙常的幸存者已经全部死光。只剩下这个小女孩和沙常的小弟。

枪口从女孩脑袋上扫过,没有开火便已经收回。

李乐回到车上,对小弟招招手:“你叫什么名字,知道自然帮总部在哪吗?”

“我叫,潘,潘门归。”小弟看着满地尸体,一时间无言,连第二个问题都没听清。

其实如果不是那群蠢货幸存者跑过来骚扰李乐,他可能只是把潘门归拉上车去就离开了。但看着这群人的无耻嘴脸,李乐实在是忍不住。

当他前面离得远没听清还是咋滴?

总之李乐对蠢货和**的态度是,别来惹我,否则格杀勿论。

中年妇女的女儿坐在废墟的尸体中,失声痛哭着。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妈妈他们要烧死保护大家的沙叔叔。为什么那个杀掉坏人的哥哥要把所有人都杀掉。

为什么自己,忽然就没有任何依靠了?

回到车上的孙灵脸有点黑:“你把这些人都杀了?”

李乐:“不杀留着过年啊。”

林茵点头:“我也感觉那群蠢货活该!但小女孩被丢在街上会不会……”

“我不想把一个我刚杀了她娘的人放在身边。”李乐看孙灵:“要不你再找辆车把她带上?”

孙灵深吸一口气:“好。”

她没在这点上和李乐纠缠太多。虽然身为官方人员她不赞同李乐的屠杀方式,但也不可能用军纪去约束民间的精神力者。

新临海基地外不存在法律。要是杀了基地成员,有人管,屠杀大量无辜平民,有人管。可杀一群刚刚投靠土匪,犯下杀人罪行的家伙,还真没谁会管。

一片雨云覆盖了天空。

今天又开始下雨。街上的火焰终于缓缓熄灭。只留下两具没被烧干净的焦黑尸体还在紧紧相拥。

沙常,在末世前求死不能死,在末世后求生不能生。

真是个悲剧。

他很失败,无论末世前还是末世后,但作为一个人,他是成功的。只是选择错了守护对象。或者说那些真正有资格被守护的人已经被末世自然帮给杀得只剩下潘门归一个,其他都是渣滓。

两辆车朝末世自然帮的方向驶去。

ps今天第三更,求收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明月坊(为流水落花e加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百味书屋

黑暗LOLI

百味书屋

非议

百味书屋

慕水谣

百味书屋

撸猫客

百味书屋

尖叫酒杯

百味书屋

八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