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各方霸主》。

一夜无事。

不知道是因为受到边上两位兄弟的感染,还是老婆子的住处给予了安全感……

不,这应该不大可能吧……李元心道。

总之这一夜他睡得不错,将这两天积累下来的疲惫一扫而光。

阳光透过百叶窗,在缝隙间染上>“我馬上也要離開的,去外面游歷一番。你想要跟著我一起走嗎?”

陸楠霜一怔,白慕接著說道:“我有一個住處,很是適合閉關修煉,你若是最近想專心修煉我也可以帶你去那兒,反正那里是空置著的,風景還不錯。”

陸楠霜閉上眼睛想了想:“……有勞你了,我想最近修煉一番,我快突破了。”

杨无律,四十四岁。“白云观主面前,其实她的武功并不比沈璧

當天夜里,衛青完成每晚的日常修煉后,回到床上和衣而臥,思維進入到腦海中,選擇并激活了【初級試煉令牌】(一星白卡)。

“叮——宿主激活了【初級試煉令牌】(一星白卡),60秒后即將進入一個相應難度的隨機夢境世界。”

“59……3,2,1——”

“歡迎進入夢境世界——【馬小寶的世界】之【進京之路】。”

“任務提示:前方有一場激烈的戰斗,想辦法結束這場戰斗,完成試煉任務。”

“溫馨提示:為了結束這場戰斗,你可以選擇:1、幫助其中任意一方,殺光或完全驅逐另一方全體人員;2、殺光或完全驅逐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

“系統的殺氣好重啊,動不動就殺光所有人!”

作為一個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中學生,衛青內心有點不能接受“殺光所有人”這樣血腥的任務要求,好在也可以選擇完全驅逐,于是他決定悄悄跑到現場看看情況再說。

降臨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正值中午烈日當空,衛青打量了一下四周環境,自己出現在一片陰涼的樹林中,這里看起來和七海星上普通的野外山林差不多,樹林內的地面略有起伏,不算很平坦,但是不影響行走。

很快,衛青就發現其中一個方向隱約傳來喊叫聲,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裝扮,發現身上穿的就是自己睡覺之前穿的那一套南漓門配發的黑色棉質短袖練功服,在稍顯陰暗的樹林中不算很顯眼。

于是他提高警惕,朝傳出聲音的方向輕手輕腳地潛伏過去。

樹林的一側有一條三米多寬的黃泥道路,十幾名分別手持長槍和單刀,身穿淡青色服飾,頭戴灰色斗笠,前胸后背各寫著一個卒字的士兵站成一圈。在一個手持雪白長刀,帶著紅色斗笠,穿著像是官服的藍衣中年男人的帶領下,圍住一輛古代木質馬車。

一匹瘦弱的黑馬靜靜地側倒在附近的地面上,馬身上被槍扎了幾個血窟窿,鮮血留了一地……

馬車前方夯實的黃土地面上站著一個三十來歲,滿臉絡腮胡子的光頭胖漢,手持一對大斧子,他將一對大斧不斷舞動,招架著敵人進攻的武器,在努力保護他身后的一個帶著幾分油滑氣息的十一二歲男孩。

這名男孩身體瘦弱,五官長得還算清秀,蹲在車廂門口處,一雙大眼睛帶著幾分惶恐,幾分機靈,滴溜溜地轉個不停,看上去似乎有些心急,又一時之間想不到辦法。

此時,衛青正躲在道路旁的樹林中觀察情況,見到這群士兵個個手持武器,覺得有些棘手。

雖然洪峰教練曾與他私底下陪練過一段時間,其中就包含了如何用拳術對付手持武器的敵人的實戰訓練,但是衛青目前還不清楚這個夢境世界中人的實力如何,心中依然存在幾分忐忑,暫時不敢輕舉妄動,選擇了慫在原地繼續圍觀。

這時候,場上局面發生了變化,原來是領頭的中年官員見到手下士兵遲遲拿不下胖漢,終于決定親自下場,他手持長刀,突然沖向前方,高高跳起,對準胖漢猛地一刀不是照搬,這般不是幫了自己,而是限制了自己。”

“只是擺脫這種困境極為困難,并非輕易之舉。我也是聽他們肆意談論才知道,原來我們這些讀書人狹隘起來更加可怕。”

“也是在這時我才懂,原來夫子在此的意義,為何暫時只有我在一旁的道理。”

“他在朝堂之上確實能獨善其身,只是這獨善其身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就像這金運國一般國泰民安,而不是一人享榮華富貴。”

“夫子之想,實在是天人,我自然比之不上。”

“夫子的教導,李先生的出現,學子的議論。才讓我恍然大悟,而我父母的事也讓我有所醒悟。”

“現如今進了這白虎城內,夫子以往的教導才得以實現。你是當真不知,比起我的家鄉,這白虎城內民風究竟有多好。”

“也明白了夫子所謀之大,故人云: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誠不欺我。”

如此這般彎彎繞繞,聽的風落夭頭大,但是她也大概聽明白了,他到此也想著國泰民安。

“若是按你所說,你應該幫太子啊!為何在一旁靜坐,看兩人斗?”

“你又從哪里看出兩人斗了,兩人明明是和睦的兄弟兩人。”只是一人的背后多了些人罷了。

風落夭愣住,現在兩人和睦?這簡直是胡說八道。

林痕見風落夭還想說些什么,連忙制止了。

“至少在我看來是,從太子一直放任來看,兩人還是好兄弟。況且七皇子也沒有那般緊壓,你說是不是?”

風落夭現在確定了,林痕剛剛的話只是一時激動說出來的話,完全不是他想做的,也不再理他,捧起碗繼續吃將了起來。

“其實我好奇的事風姑娘的身世,只是從風姑娘剛剛的表現來看,似乎也很在意。”

“我打聽過風姑娘的身世,只有空白二字。就好像真的是突然出現的人一樣。”

“我想風姑娘也不會輕易和我說些什么。”

風落夭表面上完全不在意這些,不過內心卻將林痕冠上了大男子的形象。

林痕見她沒反應緊接著說:

“只是想提醒風姑娘幾句,按照這里的風俗來看,風姑娘的父母并不會拋棄你,多半是有什么苦難,想來難顧自身,恐怕......”

風落夭狠狠將碗筷摔在桌板上,厲聲問道:

“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想說的是,風姑娘可以珍惜眼前人,不必再等過去,有時候真相比想象的往往更加傷人。”

風落夭冷哼一聲:

“眼前人,你是說你么?”

“自然不是,比如太子,比如溫玉。”

太子還能說得過去,她一直視為兄長,可是溫玉又是為何:

“這又關溫玉什么事?”

“溫玉愛慕你已久,怎么你不知道么?”

林痕從抓到他的那天就知道了這件事,只是他不知道,溫玉是否和太子有關系。

風落夭一臉茫然:

“有這件事?”

“自然是有的。”林痕近乎肯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各方霸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系统之复仇之路

笔斗

系统之复仇之路

相月

系统之复仇之路

梁七少

系统之复仇之路

旧月安好

系统之复仇之路

带去远方

系统之复仇之路

疏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