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劫持程文》。

“也许她有机会冲击九星铜人!”

万秦明眼睛充满犀利肯定的看着水幕。

一旁的陆千和王雷此刻都认真的点点头,是啊,这小女娃是真的惊艳到他们了。

要知道现任飞云宗宗主当年都没有打败九星铜人,如果林莲华能打败九星铜人的话,那他日必定是会超越飞云宗宗主的存在。

一切还在继续着,接近一个半时辰过去。

还在异空间的考核人员已经不足五十人,烈阳城队伍除却林莲华,仅剩姜帆一人还在对抗六星木头人,其他人已经全部结束了考核。

烈阳城队伍的人员没有一个因为服用丹药而被取消资格的。

厉征他们这些已经出来的人已经聚集在一起,发现还有姜帆、林莲华没有结束考核,还在异空间里面。

“他们两个是真的强!”

厉征口中碎碎念叨。

快接近半个时辰休息时间,异空间传来了声音。

“七星难道挑战即将开始,现在可以现在继续战斗或者结束考核,十息时间内作出选择,否则默认为继续战斗。”

林莲华此刻只恢复到九成的状态。

林莲华缓缓运转灵气,眼神坚定不移的看着会出现木头人的地点。

对于七星难度的考核,林莲华并没有打算像六星那样的战术一举突破。

她知道有了六星那场战斗,异空间中肯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时间一到,没有任何声音。

林莲华看到前方并没有出现木头人!

随后听到后方传来了不小动静。

“难道是…”

林莲华暗道不妙,反应过来立刻转身。

一个红色木头人手中握着一把长剑,速度飞快的向林莲华刺来。

当林莲华看到长剑刺来时,已经来不及躲避,快速运转灵气流云剑挡在身前。

叮~

红色木头人的长剑刺中在林莲华的流云剑上。

刺啦刺啦~

长剑划过了林莲华的流云剑,刺伤了林莲华的手臂。

林莲华飞速爆退,运转着灵气止住手臂中想要流出的血液。

一开始就被七星红色木头人偷袭。

而且这木头人的实力已经隐约超过武师后期,林莲华立刻调整状态。

“流云剑法!”

没有过多的试探,林莲华直接施展武技进行战斗,到了七星难度考核,想要取胜,也不会轻松到哪里去。

林莲华发现这红色木头人剑法并不会差到哪里去,隐隐的已经有自己施展了流云剑法的那种威势。

但并没有施展武技,单纯的剑法已经可以跟自己施展了黄阶高级武技不想上下。

最主要的是红色木头人可以无休止的战斗,直到你将它打败为止,否则可以把你的灵气体力活活消耗完。

林莲华施展了流云剑法并没有讨到多少好处,反而还被红色木头人稍微压制。

红色木头人攻击没有丝毫停顿,林莲华只能严防死守,流云剑法第一式的攻击对红色木头人产生不了多少伤害。

万秦明三人一直在看着水幕,发现林莲华对战中还有一些被动,显然是红色木头人略占优势。

一番战斗下来,已经消耗将近五分之一的灵气了。

“不能再这么消耗下去,否则后面两场没法打!”

林莲华意识到这个问题,只能用那招了。

林莲华当机立断。

“迟凝空间!”

万秦明只看到林莲华嘴巴动了动,也没看出来什么,应该是施展了某种秘法。

木头人进入到林莲华施展的迟凝空间范围,林莲华立即施展流云剑法。

施展了迟凝空间,林莲华的速度瞬间比红色木头人快上一筹。

嘭~嗙~叮~咔嚓~

一连串的声音响起,林莲华速度上的优势,立即展开了攻击。

万秦明三人看到水幕中林莲华的速度一下子上升了一个层次一样,红色木头人瞬间被压着打。

要不是红色木头人防御高,早就被林莲华打散架了。

红色木头人被林莲华一次一次的打倒在地上,一次一次的又爬起来战斗。

林莲华发现木头人也并不是说没有漏洞,每次打倒,木头人的链接部位就会松动一些。

这一场战斗已经过去一刻钟了。

林莲华的灵气此时已经消耗一半了,林莲华此刻要发动最后一击了。

“流云剑法第二式,流云千刺!”

迟凝空间的林莲华施展这一招旋转的速度是更加快了。

红色木头人刚站起来就被林莲华的流云千刺不断攻击。

哐当~哐当~

红色木头人的手臂、身躯、腿一个个被林莲华的流云千刺卸下来。

最后奋力一击,红色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靠近了始皇帝陛下的人。

之后,他更是念念不忘想要超越始皇帝陛下,可没等他成功,就不幸过世。

后来他的儿子汉惠帝就按照老爹的心愿想把牌位送至始皇帝陛下身后。

可惜答应了此事的二代异闻司主也已经战死。新上任的三代异闻司主脾气秉性和汉高祖有些相像,都是个混不吝的主。

接过汉高祖的牌位之后,确实也摆在了始皇帝陛下的身后,可惜不是同一张桌子,而是在供着始皇帝陛下的供桌右后方又摆了一张供桌。

而那本不知为何传承下来的野史上同样记载了三代异闻司主事后说过的一则趣言。

“汉高祖想立于始皇帝陛下身后,此举看似谦卑,实则厚颜无耻之极,乃欺陛下无后。二代司主宽仁,且顾全大局,未与之计较。但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我将他立于另一张桌上,吃始皇帝陛下吃剩的残羹冷炙,也是欺其无后!”

此话颇有一语成谶之感。

汉惠帝虽为汉高祖嫡长子,但半点其父之风也无,坐着的那个皇位也是摇摇欲坠,任由一个女子拿捏,沦为后世的笑谈。

只可惜,汉高祖儿子众多。汉室后来还是稳固了下来。

但因为这一插曲的缘故,汉高祖的儿子并没有强行将汉高祖的牌位立于始皇帝陛下身后。

到了汉武帝时期,汉室昌盛,天下大兴,颇有些盖过了始皇帝风头的味道。汉武帝为彰显自己的文治武功,让自己的牌位取代了其祖汉高祖的位置,借此把汉高祖抬上了始皇帝之后的位置。

再后来,又有汉室儿孙将汉高祖摆在了与始皇帝陛下并肩的位置。可惜牌位当晚就被人砸了。

异闻司正史中则记载,此举为妖族所为。

汉室虽不信,但也别无他法,只能忍气吞声,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汉室覆灭之后,新的王朝崛起。

新皇帝为了宣扬自己的威名,又将汉高祖的牌位扫去,将自己的牌位安在了始皇帝旁边。

再后来的王朝,做法更胜一筹,直接换了一张供桌,将始皇帝陛下也一同扫去了,只留自己一脉的牌位接受异闻司的供奉。

而这时已经过了几个朝代,民众对始皇帝的记忆也早就淡去,即使是异闻司,也有很多新人忘了异闻司自秦始。

异闻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当时看到这里,王苏州本以为这故事应该算是告一段落了,可翻过一页之后,仍有后续,而且其做法更是比前朝有过之而不及。

再过了两个朝代,这朝的一个皇帝在了解了一些异闻司的历史之后,突发奇想,又把始皇帝的牌位重新立了起来。如果这样,他也许能获得异闻司上下许多老人的感激。但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把自己的牌位堂而皇之的立在了始皇帝的前方,让始皇帝陛下吃他的残羹冷炙。

这种行为令人发指程度已经不能算是当众打脸了,而是人都死了还要把你从棺材里拉出来再鞭一次尸。

连王苏州这个没皮没脸的人看到这里都觉得有些接受不能,更何况是那些谈笑皆生死的异闻司修士。

要知道,虽然王朝已经更迭了几代,异闻司主也已经战死了更多代,但这并不意味着异闻司的年代也更迭的如此之快。

修士长寿的优势一下子就显现了出来。异闻司虽然已经新人占据了上风,但仍然有部分将死未死之人是受过始皇帝陛下遗泽的。

其中更有一位是参与过始皇帝陛下举行的封禅大典的。

所以那位皇帝耗费千金为自己打造的牌位,被人连夜扔进了皇宫的粪坑里。

皇帝气急败坏之下,居然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做出了前朝无人敢做过的事,调兵遣将,欲与异闻司开战。

异闻司虽然上下群情激奋,但当时的异闻司主也是个顾全大局的,知道与人间王朝开战这种事,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所以经上下商讨几日后最终选择了忍让。

但异闻司也不是任人间王朝拿捏的存在。

最后异闻司前所未有的召集了所有异闻司门众,选择了封山不出。

而在异闻司封山之后,原本被打压得相当惨淡的妖族迎来了新的发展机会,趁势崛起,大肆侵蚀人类疆土。以至于那个原本正逢中兴之势的朝代,没过几年便乌烟瘴气妖魔肆虐民不聊生。最后那个皇帝在亡国之日,还试图卑躬屈膝苟活,却被后来者当众枭首。

那个朝代覆灭之后,异闻司才在新王朝的盛情邀请下重新出山。

新的异闻司主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不再将始皇帝陛下的牌位拿出来供奉,而是选择让其在历史中安静沉睡。

从此,异闻司的供桌之上便清净了。

没有牌位,没有挂像,也没有楹联,只有异闻司历代战死亡魂安眠于其上。

王苏州此前从那本野史之上看到关于这张供桌的历史,只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觉得“王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但此刻,他看着香烟袅袅,却再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后世旁观者的傲慢与洒脱。

待青铜香炉中的残香熄灭,他从供桌左侧新取了三只,用烛火点上,摆灭明火,举至与额平齐,躬身敬礼,三次之后,他用只有自己心底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你们不会无后。”

之后,他上前一步将香小心翼翼地插于炉中,用不大但整个值班室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此仇不报,我当受天打雷劈之报!”

这四句话知道的人很不少。“百早已蹿到慕容珊珊身旁,悄声道

白家這些代價,還有一個尊君初期的白易、及無數丹湖弟子的命,結束了和沈深的恩怨。看著沈深、風中信、風飄伶離開白府,白午徹底松了一口氣。

只是,白午的心在滴血,內心有一絲無力感。

“源初,召集家族丹湖境以上弟子,來大了,阿索格那個家伙也一直沒有帶著他那幫半獸人小弟來追趕他們,這還真是可喜可賀呀。

不過即便沒有半獸人的追擊騷擾,遠征小隊依舊沒有任何放松,為了能夠早日到達孤山,整個隊伍都是在加快腳步向前趕路。

但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劫持程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畅游万界

北萌很萌

畅游万界

我去上学了

畅游万界

寂寞观火

畅游万界

漫步长安

畅游万界

海藤瞬

畅游万界

我是ting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