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烈日消失》。

我和陳江,落入弱水湖中之后,失去知覺,當醒來的時候,又一次在昏暗的一個空間里,看見原來見過的那只小鳥,現在這只小鳥是以個體又一次出現在我面前的。

所以我這么肯定,因為弱水湖上,不是極其特殊的存在,萬物無法生活在這里的,所以這只小鳥一定是我之前見過的那只。

我發現我所處的空間極其昏暗狹小,同時也知道這只小鳥絕不是人界普通的小鳥,經過我和小鳥連說再比劃,這只小鳥總明白我所要表達的意思,這個石洞非常復雜,岔路很多,經過七轉八繞的,總算在小鳥的帶領下,來到外面。

剛剛走出這個石洞的洞口,我立刻身處白茫茫的濃霧之中,就是以我人界天師的眼力,十幾米遠的地方,全都看不清楚了,我又試了一下,我天師境界的神識也無法穿透白茫茫的濃霧。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情況下,我現在應該身處弱水湖的湖心島嶼之上了,剛才在弱水湖畔,濃霧消散的短暫時機,我看的清清楚楚女魃就在這個島上,可是現在這四周都是連神識都無法穿透的白茫茫濃霧,我該如何尋找女魃呀。

我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這個小鳥的身上,看樣子,這只小鳥對弱水湖心島嶼的濃霧毫不在意,停留在離我和陳江不遠的地方,歪著小腦袋,不停的打量我和陳江。

我連比劃再說,希望這只小鳥能夠幫我找到那個叫女魃的女人。

我對小鳥說話極其客氣,因為這只小鳥能夠在萬物無法在這里存活的弱水湖來去自如,一定和女魃的關系密切。

如果不是這只小鳥,我和陳江肯定永遠的留在弱水湖底,弱水湖可怕的向心力量,連在湖面的上空用風遁費飛行的法術,都能墜湖,落入湖底的我和陳江要想從里面掙扎出來,那絕對是白日做夢。

可是,這只小鳥,聽完我說的話,只是歪著小腦袋,看著我不停的在那里比劃,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感覺,這只聰明通靈性的小鳥不可能不明白我要表達的意思,現在對我說的話沒有反應,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一屁股坐一塊石頭上,無可奈何的看著陳江。

我吃驚的發現,陳江現在好像比我還著急,臉上顯出急躁的表情,有點躍躍欲試,但又是極力控制自己。

我雖然不知道陳江為啥突然如此急躁不安,但是知道他不敢輕舉妄動的原因,就是知道這只小鳥,別看只有拳頭大小,但非常不好惹,剛才在洞內這只小鳥丟了陳江一個火球,陳江使出吃奶的力氣,才堪堪躲開。

當然這只通靈的小鳥不是想要陳江的命,只是給他一個教訓,也沒有繼續攻擊陳江,否則,陳江早就在巖洞里面化成飛灰了。

我因為在剛剛進入海市蜃樓異象的時候,聽見了那十二座佛塔傳出的樓蘭古國高僧梵音誦經。

雖然時間不是很長,也聽不懂這些僧人誦經的內容,因為我不懂梵文,但是對我的影響很大,直到現在,那誦經的聲音還在我的耳邊縈繞,這梵音誦經對我的影響就是面對任何情況時候,都能讓我平靜理智的面對。

因此,我現在很平靜,連根本沒法飛越和渡過的弱水湖都已經過來了,現在我的雙腳已經踏上這個根本無法到達的弱水湖心島上,以那個女魃的修為不可能不知道。

我歷經千難萬險來到這里的目的,就是尋找她的,當然我對女魃沒有絲毫惡意,只是想分離她身上的侵入的犼殘魂,讓她恢復原有的面目。

我從《山海經》里面的記載中,了解到,女魃是個善良的人,只是因為被犼的殘魂侵入,有的時候無法控制自己的法力,為了不影響人界正常的秩序,才來到西北方向人煙稀少的地方。

我估計,女魃當時也沒有想到,在這里也有個樓蘭的國家,結果,這個樓蘭國因為女魃的到來,就這樣神秘的消失了。

如果女魃要不是離開中土東方大地,很可能消失的就是我們今天舉世聞名的東方大國,一同消失的還有人界延續幾千年的文明和今天發達的人界科技。

但是,如果女魃被犼的殘魂控制身體的情況下,就十分危險了,那樣很可能我和女魃之間會有一戰,這些我是有心理準備的,在來的路上,我除了琢磨如何能夠找到女魃,還有就是萬一犼的殘魂控制了女魃的身體情況發生,我該如何應對。

從剛才我在弱水湖畔看見女魃的時候,在和女魃的對視之中,我是感到女魃的敵意和殺氣的。

現在女魃的身體是不是犼的殘魂在控制實在不好說的。如果我能夠順利的完成我想要做的一切,我一定會問問老天,為什么把消滅犼的殘魂,拯救人界的事情,竟然落到我一個入道才僅僅沒有幾年的毛頭小子身上。

修道的各大門派那么多高人,像西域昆侖和東海蓬萊這些大的道派傳承,他們為什么不去做。

這時候,耳畔仿佛又傳來高僧梵音誦經的聲音,我剛剛有些起伏的情緒,立刻又平靜下來,覺得這件事情其實仔細想想,并沒有誰強制我一定要我做這件事。即使夏副省長和李毅峰也更多是用商量和懇求的語氣。

我覺得要么就不做,既然真的因為放不下像范天磊,林靜楠等自己的朋友,胡惠茜和曉丹等親人愛人,還有那些認識自己和自己認識的人,以及人界所有蒼生的安危,決定要做消滅將臣和犼的殘魂這件事情,即使再有危險,也不要再有抱怨。

就像玄靜道長他們那樣,即使自己真的把生命搭在這件事情上啦,也要平和對待。

耳畔回響的佛塔高僧梵音誦經的聲音,讓我神志清明如鏡,我心中那縷憤憤不平的心潮平靜下來以后,我目光如水,靜靜的看著這只小鳥。

希望能夠給我女魃所在的位置的線索,或者帶我和陳江去見那個女魃,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只小鳥和女魃一定關聯甚密。

這只小鳥就這樣一直歪著小腦袋看著我,我隱隱感覺這個小家伙好像是在衡量,是在思考。

我也看著這只小鳥,沒有繼續追問它,因為我知道,這只通靈的小鳥肯定早已明白我的意思,它要是想讓我見到女魃,一定會讓我見到,如果它不想然我見女魃,恐怕,我再怎么著急也沒有用。

我現在心情平靜下來以后,超有耐心,腦海中的理智告訴我,即使這只小鳥拒絕我見女魃的請求,也不要和這只通靈的小鳥沖突。

就憑我和陳江已經落入弱水湖中,必死無疑,現在能夠完好無損的來到弱水湖新島嶼上,一定和這只小鳥有關系。

我心里十分清楚,這次歷經千難萬險找女魃,不見到女魃我是不會離開的,不達到目的也是不罷休的,我沒有別的選擇。

如果小鳥不讓我見女魃,我只能在這里等,等待下次海市蜃樓出現,湖心島嶼的霧氣消散的時候,只好自己在這個湖心島嶼上尋找女魃。

我身在湖心島嶼的白茫茫的霧氣之中,我的神識之中,有個女人的聲音傳來,只聽這個聲音對我說道:“你這個人界的天師,要找女魃做什么,這里幾千年來,都沒多少人來到這里。”

我接受到這道神識的詢問之后,向四周看了看,可是這里除了我和陳江,還有這只小鳥,再有就是四周漂浮著的白茫茫霧氣。

這是誰在和我進行神識溝通啊,突然,我發現,這個一直歪著腦袋看著我的小鳥眼睛里面,一絲靈光閃過。

原來是這只小鳥,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這只小鳥果真不僅僅是一只小鳥那樣簡單,竟然可以用神識和我溝通。

這個小鳥用神識和我說這里幾千年來沒有多少人來過,說明千百年來,除了現在的我之外,一定還有前輩高人來到這里過。

我雖然好奇,但是現在還不是和這只小鳥詢問

但是現在,既然這一對母女都已經被燕飛給移動到了大馬路之上,哪怕那一輛紅色的汽車,本身開始已經有電火花出現了,也沒有什么關系,反正他們也不會出現什么的危險。

燕飛在想到了這樣的事情之后,不由得點了點頭。

隨后,燕飛也知道,現在距離紅色汽車還是非常接近的,甚至四周的那些人,剛才的時候有一些人想要幫助自己,所以他們離紅色的汽車也非常的接近。

可以說,他們就在自己的旁邊,與自己的距離不足十米。

因此上,燕飛趕快的......

他每次杀人时都已接近疯狂兵为逆,岂有求和?”及景

鐵真堅決的看著兩個營長

然后大聲道,“不能這樣等待下去了,不然遲早被他們磨死。”

“我帶人先上,你們跟上,一定要盡快打破陣法。我估算了一下,現在離戰旗已經不遠,他們最多也就還剩下兩三重陣法。”

看著鐵真視死如歸的樣子,兩個營長都感覺有點奇怪,不過不用他們打頭陣,他們也說不出哪里奇怪,只能點頭同意。

看著兩人同意,鐵真一馬當先的沖進了陣法,其他的威武軍也連忙跟了上去。

閆衛兵與魯説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

六百多人沖進陣法,看著對面影影綽綽的鎮武軍。

鐵真二話不說就沖了上去,他憑借練氣九重的實力,

不管是箭矢攻擊,還是元素攻擊,一把刀舞的水潑不進,偶爾有漏網之魚,也憑借強大的內氣抵抗。

而魏無敵和魏晚清在威武軍士兵的保護下,用精神力仔細的探查著陣法,不斷大聲告知鐵真陣眼的方向。

在鐵真的橫沖直撞下,在付出了近百人陣亡的代價下,陣法終于爆碎。

三軍聯軍匯聚在一起,看著最后一重陣法。

鐵真不斷喘著粗氣,眼中卻是精光爆閃,他知道成敗在此一舉了。只要破壞了這重陣法,他們哪怕全部戰死,其他兩個軍團的人也沒理由放棄到手的肥肉了。

鐵真突然暴吼一聲,大踏步的沖進了陣法。

看著陣法中遍布的迷霧,鐵真心里咯噔一下,這是迷陣與幻陣的混合陣法。

對于他們破陣的人而言,這樣的陣法是最難破除的。

幸虧魏無敵和魏晚清還在,他們連續指了三個陣眼,然后大聲道,“各位,只要破除這三個陣眼,大陣就破了。”

鐵真大聲道,“我去中間的陣眼,兩位希望你們能快速破除兩邊的陣眼,然后支援我。”

霧氣中傳來閆衛兵和魯説的應答聲。

鐵真也不廢話,立刻向前沖去。

劉大可看著蠻牛一樣在陣法中橫沖直撞的三個營長,眉頭緊緊的皺起,嘴里大罵道,“這鐵真不知道吃了什么藥,這么拼命干什么?也不怕其他軍團的人撿便宜。”

他還不知道,除了眼前的三大軍團,其他軍團早就退出演武了。

看著身邊還剩下的五個精修師,劉大可喝道,“你們都去中間的陣眼,千萬不能讓鐵真破壞了陣法,不然咱們就是勝了,也是慘勝。”

現在鎮武軍還剩下500多人,而三軍聯軍也就剩下不到400人,他相信勝利一定屬于他們。

鐵真沖到魏無敵標示的陣眼,看見200多鎮武軍在5名精修師的帶領下嚴陣以待。而他身后只有不到50人的威武軍跟隨。精修師也完全沒有戰斗力。

他微微一嘆,現在不知道能不能破除陣法了。

濃霧中不斷有鎮武軍竄出來砍殺一陣,又隱入濃霧中,他知道再不沖鋒的話,他可能連一搏的機會都沒有了。

鐵真掄起長刀,向著鎮武軍的軍陣沖去,身后的威武軍也急忙跟上,魏無敵勉強放出了一個連珠火球,然后就尷尬的跟在威武軍的身后,悶不吭聲的沖鋒。

他心中暗罵道,“果然是送死的任務,精神耗盡的精修師都不能撤退,哪有戰爭是這么打的?”

鐵真殺入人群中,如虎入羊群一般,連續劈死了四名鎮武軍,卻被人一刀砍在了后背上。

他原本雄厚的內氣,經過連續的消耗,已經十分稀薄。幸虧他的身軀在內氣的錘煉下,十分堅固,刀鋒入肉半寸,就再難寸進。

鐵真連忙揮刀逼退了偷襲的鎮武軍,踉蹌兩步再次向前沖去。

后面的威武軍也完全是同歸于盡的打法,對砍向自己的刀槍不閃不避,只是一門心思的殺傷對手。

又過了5分鐘,鐵真再次被一刀砍在了后背上,他的后背已經連續有七八道傷口,傷口發白,僅僅滲出少量的鮮血。

這可不是什么內氣封住血液,而是他的血液大量流失,已經到了流無可流的地步。

鐵真用刀拄著地,打量了四周一眼。他身后已經一個威武軍也沒有了,就連魏無敵都已經死了,死狀一點也不安詳,可以說是被亂刀分尸。

腦袋上一道傷口直達眉心,兩半腦袋耷了著。一條手臂只剩一半。一條手臂齊根而斷。身體殘破的在地上被不知道踩了多少下。很多地方都成了肉泥。

好在時間已經到了,他的身體在慢慢變淡消失。

鐵真環視了周圍的鎮武軍,現在也只剩下100多人,五個精修師只剩下三個。

看著鐵真看來,他們微微后退一步,然后突然一道精神穿刺打向了鐵真。

鐵真悶哼一聲,踉蹌倒地。現在沒有精修師給他防護,他也受不住精神穿刺的傷害了。

他雙眼模糊的看了眼前方,大聲道,“老閆、老魯,接下來靠你們了。”

就在他大喊之時,兩隊士兵向著中間的陣眼快速沖來。

閆衛兵和魯説正好看見鐵真被亂刀砍死的場面。

兩人也滿臉的血漬,不知道是他們自己的,還是其他人的。

一个呼吸,大约是3秒钟左右。

3个呼吸,通常记为10秒。

两人从靠近到交锋也就1秒多,加上感受对方力量,大脑做出判断,转身准备再次出手,也就不到3秒。

他一语道出,牛大力似乎被激怒了,一拳宛若流星巨锤轰砸而来。

陈立怡然不惧,同样用拳头还击。

嘭!

一拳之后,两人都没停顿,又是第二拳,第三拳!

砰砰砰砰砰

拳头的速度比身体冲撞可要快多了,一秒钟就是四五拳,速度快若闪电。

陈立武力资质比牛大力低了快30点,在属性相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烈日消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继承土地的遗产

光影深渊

继承土地的遗产

涂胡夭夭

继承土地的遗产

笔斗

继承土地的遗产

写书的老书虫

继承土地的遗产

芒果炸酥

继承土地的遗产

风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