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合租》。

南宫平身形闪动,守而不攻,即什么?陆小凤道:带我去见宫九

只说柳长歌喝了酒,面带醉意,提枪而去,引得报信的和尚惊恐不已。

他哪里知道,柳长歌的过往。

区区几杯酒,怎能耽误施展枪法?

早在山谷密室之中,柳长歌得到顾向前生平存下来的美酒,喜不自胜,几乎日日必饮,饶是一泓酒做的池塘,也该喝的干涸了。

柳长歌初经美酒,本是几个师兄教他的,品尝之后,便感荡气回肠,晕晕乎乎,如登云霄,十分舒服,因此爱上了烈酒的滋味。

他品尝密室之中的美酒时,因不胜酒力,几口下去,便会大醉不醒,以至于耽误了练功,可是后来,愈发不可收拾,竟叫他练成了千杯不醉的本事。

顾向前生平也是爱酒之人,到了晚年,虽然厌倦武林纷争,淡泊名利,隐居到红莲山深谷之下,逃离俗世,却秘密地在山中备下来大量的好酒,几乎每一坛均是人间极品,酒香浓烈,后劲十足,不乏以珍贵药草泡制的功效酒。

可惜的是,顾向前晚景凄然,刚到了下面没有几年,害了重病,还来不及喝光,便与世长辞了,给柳长歌捡了个大便宜。

因此,柳长歌经过三年浸泡,已练成了不醉之身。

他在禅房内与空闻,推杯换盏,四方畅谈,不知不觉,喝下去百十杯,浑然不醉,只略略步伐轻浮罢了。

午后斜阳,温暖惬意,满院花香,荡然心肠,柳长歌拖着长枪,腰挎长剑,一步步向到大雄宝殿走来,真是身如柳絮扶风,脚踩棉花,踉踉跄跄,跌跌撞撞。

走到半路,只见和尚们神色慌张,一路往后院跑来。

柳长歌知道那人正在前方撒野,禁不住冷笑,便对逃走的和尚大喝一声:“驻足,是有野狗追咬你们么?慌什么?且看我挑了那厮。”

和尚们面面相觑,心道;“这年轻人好大的口气,喝了二两马尿,真不知天高地厚了?”

柳长歌好歹也是空闻的朋友,业火寺的嘉宾,和尚们虽然生疑,却未敢怠慢了他。

忽然,一个瘦和尚上前,把手伸入柳长歌腋下,将他搀扶住了,一脸惆怅地说道:“施主,你是喝醉了,可万万使不得,那汉子正在发疯,真如疯狗一般了。我们十多个人且困不住他,伤的伤,躺的躺,他还是随我去避一避去吧。”

柳长歌翻着眼皮,只看这人正是智慧和尚,他轻轻一推。

智慧和尚惊叫一声,感觉这人虽然长得干瘦,可手劲好大,

柳长歌红着脸,吐着酒气,呵呵笑道:“和尚,有我在此,你有何惧?快随我来,让你见识见识枪打疯狗!”

其时,柳长歌微醉,浑身燥热,好像有很多力气,无处去使,加之神功初成,难免桀骜,目空一切,想与天空比高,怎会把一个野汉子放在眼中?

智慧和尚苦苦相劝,柳长歌只是莽撞不停。

迫于无奈,智慧和尚只得收拢沿途和尚,一路护着柳长歌来到大雄宝殿,生怕这个活宝有个三长两短,无法向主持师兄交代。

而这时的空闻,竟是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将重要的事情抛之脑后,忘了个一干二净,找到他的和尚们,急得团团转,束手无策,只是绝望地想:“业火寺数十年基业,要毁于一旦了。”

未到大殿后门,只听里面传来东西落地摔碎的声音,并伴有叮叮当当,兵器碰撞之声。

柳长歌精神为之一振,好像倏然醒酒,径直闯入。

迎面只看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好像黑塔似的,正在大殿中央与业火寺中的七八个弟子缠斗。

和尚虽多,汉子给和尚们未在垓心,却是占尽了上风。

黑汉子人如走兽,辗转腾挪,动作迅捷,身法很是不凡,尤其是一杆狼牙棒上下翻飞,则如巨蟒窜天,饿虎扑食,地上地下,横扫四方。

地上躺着数名和尚,呻吟不止,有两名干脆一动不动,突破血流,好似给打死了,又或是昏迷了。

战团之内,虬髯汉子手持狼牙棒,左打右击,一撒手全是进攻的路子,根本不防守,也无需如此,和尚们围成一圈,自顾不暇,哪里能够进攻?

和尚们用的是镔铁棍,高度齐眉,两头保住精铁,本是江湖上很凶的钝器。他们两两合作,联防死守,寻找间隙进招,呼和之声响彻不觉,正拼尽全力围堵虬髯汉子的狼牙棒,看似用的是围猎之阵。

狼牙棒固然沉重,却迅捷如风,和尚们的镔铁棍,不敢与之对碰,碰着则飞,或者直接“咔嚓”截断,地上已经丢弃了不少兵器了。

虬髯汉子一人对战七人,仍是好整以暇,顾盼自若,出招狠辣异常,狼牙棒所到之处,如同惊涛卷浪,排山倒海,无人可挡。哪怕是最寻常的招式使出去,和尚们也抵挡不了。

不到两招,两个和尚便被击退,受了内伤。

转眼,两个和尚补上了缺口,继续围着虬髯汉子出招。

但他们功力太浅,根本不是虬髯滿了鄙視。

那楊闊見到葉風流三人這個樣子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經被人識破,臉上一紅眼中卻多了份羞惱與殺機。

那個叫禿鷲的禿頭大漢顯然沒看過金庸的書,所以也不明白這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他只以為葉風流三人在故意搗亂,鼻中重重的哼了一聲,對葉風流三人警告的瞪了一眼然后便對楊闊與黃鶯鶯說道:“既然這位楊過兄弟認識我禿鷲,想必也一定聽說過我飛禽小隊與其他隊員的名號吧?”

楊闊連忙點頭道:“那當然,禿鷲、烏鴉、黃雀、斑鳩與賊鷗五位前輩的名號我豈能不知,我和女友都是久仰大名可惜一直未嘗一見。今日遇到真是三生有幸啊!”

楊闊這么說的時候他的女友眼中露出了一閃而過的厭煩表情。

“你的女友黃蓉很漂亮呢!”禿鷲看向黃鶯鶯眼中赤裸裸展現出了yin欲和貪婪,但轉瞬似乎感覺到自己這樣有些不合時宜便干咳了一聲掩飾道:“和你很配。”

“謝謝禿鷲前輩夸獎,”楊闊也看出了禿鷲對自己的女友不懷好意,但是臉上卻依舊笑容不減:“禿鷲前輩對此次劇情有什么安排盡管和我倆說,我倆定當全力配合。”

“這個劇情世界很古怪,那個肖申也不知道是什么來頭,但我們的主線任務是保護他逃離,所以先找到他是第一要務,其他的再見機行事吧。”

禿鷲說了一堆廢話,看情況就是想把其他輪回者拉攏在他的身邊聽其指使,至于他的那些“鳥伙伴”們則始終一言不發表情麻木,看著有些詭異。

禿鷲等人溝通的時候,李輝也苦著臉對葉風流和尚伊說了他對劇情的見解:

“‘肖申的救贖’這劇情名字乍一聽我還以為是一部越獄題材的電影,但仔細一想才發現不對,那個電影的名字因該是‘肖申克的救贖’,比這個劇情名字多了一個‘克’字。再說如果真是那部電影那對我們來說就太簡單了。”

“還有那個主線任務中提到的狂暴-161號星球我似乎有些印象,可惜偏偏想不起來是哪個電影電視劇里出現過,總之聽名字是外星球吧,所以更加與肖申克所在的世界無關。所以我現在也沒有任何頭緒,看樣子只能等進了劇情世界再看了。”

“這樣子啊!”葉風流剛想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但是突然瞥見尚伊的眼神不善,連忙改口道:“那我們就聽隊長的安排好了!”

尚伊見葉風流這么說得意的一揚脖子,那意思好像在說算你識相。

兩分鐘休整時間已結束,隨著倒扣巨碗的消失,系統的提示音如約而至。

“請注意,劇情世界已開啟。你們的身份是人類中的害蟲,是十惡不赦的囚犯。”

“你們正被送入人類有史以來看守最嚴格,管理最兇殘的狂暴161號外太空監獄,進入這個監獄的犯人還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所以祝你們好運。你們的語言將自動與劇情世界語言相互轉換。”

看到自己手上、腳上和脖子上突然出現的合金枷鎖,周圍密布的持槍士兵,以及滿是鐵柵欄的封閉空間,所有輪回者是目瞪口呆。

葉風流也是一臉的驚奇,“我們是害蟲嗎?這個開局有點奇特啊!”他環顧四周那些全副武裝的士兵,只見他們手里正拿著沖鋒槍對著他們,臉上還都帶著全封閉的面具。

這個情景讓葉風流不由自主的惡意猜測,是不是這些士兵在防備他們某人能放出毒屁來把他們熏死。

葉風流正這么想著,不遠處一個軍官就大聲喊道:“大家注意啊,我們雖然已經把他們送進了狂暴161號監獄,但是千萬別放松警惕。”

“上次送的那批犯人,其中就有一個犯人放屁毒死了十幾個獄警,所以都給我把眼睛瞪圓,誰要是敢眨眼我就讓他今晚枕著我的襪子睡!”

葉風流沒想到自己竟然猜中了真相,不由自主的翻了翻白眼。

那個軍官喊完話,那些士兵的槍果然又抬高了幾分,看樣子軍官的襪子絕對屬于核武級別。

看到大家精神都再度集中,那個軍官滿意的點了點頭,再次大喊道:“移交最后程序準備完畢,所有犯人馬上進入移交指定區域。”

移交指定區域?哪里是移交指定區域?輪回者們面面相覷。

看到沒有犯人動彈,一個士兵便毫不留情的用槍托砸在了楊闊的背上,同時厲聲道:“快他M的走,你這個人渣!”

沒辦法,這個楊闊此時正站在十個輪回者的最前面,也是活該倒霉。最要命的是他剛給禿鷲顯擺的加長改裝版沙之鷹在腰間沒有固定好,被這士兵的槍托一砸,那金光閃閃的手槍就從他的腰間掉落了出來,摔在地上還發出了“鐺”的一聲脆響。

葛停香看看这对精巧的暗器,又为直接,一眼便看出他两人是谁

而与此同时,净土宗、太玄教、十步院则是脸色难堪到了极点,刚才一些修士没发现的问题,像金丹长老和一些观察细微之人可是已经发现了不同,这二队妖修传送出来的方式可是与之前不同的,之前李言他们出来是气泡传送,而刚才妖修则是在一团五彩光芒内出现的,这传送方式的不同,其中不同意义他们已有了猜测。

就在众人猜测时,又是一团刺目的五彩光团从球形山峰上亮起,光芒慢慢散尽,露出十几道身影,为首的是一名黄发大汉,他脸带喜色的看了看四周,见已回到生死轮之外,周围诸多目光正关注这里,他狂笑一声,放出飞行法器,没有片刻犹豫,一卷身后众人,呼啸声中直奔魍魉宗所立山峰而去。

“咦,又是五彩光芒,是魍魉宗的甘十,看他那满脸喜色的样子好似得到了不少好处。”

“如此看来,这种不似之前气泡的传送的应该是前三名队伍了,只是按先前金垂熖所言,难道魍魉宗竟获得了二个名次?”

“是甘师伯他们,梅不裁和程景念他们怎么跟着这队一起出来了?”魍魉宗不少修士在看清后不少人脸带疑惑,并且看向了站在彭长老不远处的龚尘影。

“梅不裁他们果然还活着。”龚尘影在见到梅不裁六人和腰上挂着的储灵袋后,俏脸上露出笑意,李言也是心中一松,他对于这些与自己一同出生入死的同伴也是牵挂,只是在看见梅不裁六人时,心中还是难免生出一丝悲哀,虽然他很早就从龚尘影口中得知了他们这队只剩下了十四人,但当这些人真的出现在自己视线中时,却感觉一下少了很多熟悉的身影,一个个与自己或好或坏,但都曾并肩生死之人有的躺在了龚尘影的储物袋中的,有的却是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在这片天地中留下。

就在甘十呼啸而来时,球形山峰又有一团五彩光芒亮起,顿时让甘十他们失去了焦点,所有目光纷纷投向那处区域,这让本来很享受关注的甘十也不由回头看了看,嘟囔了一句。

“百里这家伙,你也等我向长老汇报过,再出来不迟。”

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中,光芒消失露出百里园带着的十几人,他看清所立位置后,微一点头,大袖一挥,一个古朴的卷轴飘浮在半空,随之长到了十几丈,百里园一步跨了上去,身后十几名凝气弟子也是紧紧跟随,见弟子上来后,百里园则是不紧不慢的一催脚下卷轴,直接向魍魉宗山峰飞去。

“阿弥托佛!”净土宗那边身材魁伟,面色红润的一松大师,这位一直闭目打坐的佛陀,腾的一下从岩石上站了起来,双目开阖间精光爆闪,一眨不眨的盯着球形山峰上正在慢慢消散的五彩光芒。

同样,十步院、太玄教、妖修也是目光死死盯着球形山峰之上,希望再次有光芒出现,一时间这里竟出奇的安静,直到甘十、百里园他们分别到了魍魉宗山同峰落下后,中心的球形山峰却不再有任何动静。

秋九真玉面越来越苍白,娇躯不住的颤抖,渐渐的目光中露出了绝望,最后竟狠狠的盯向了十步院方向,那里下化剑王的脚下正平躺着一人。

梅不裁几人刚一出来便四处寻找龚尘影,只是尚未看清便被甘十一卷走之,待他们落下后,几人急目四望,在前方人群中一眼便看见了龚尘影和身旁的李言,六人不由脸露激动之色,急忙奔了过来,这一幕落到王天他们眼中,不免露出讶色,一时间倒真不知为什么梅不裁等人会出现在了甘十的队伍里了。

梅不裁肥胖的身材却是一点不慢,已然越过甘十直接奔向龚尘影,搞的正走在前方享受众人注目,迈步向彭长老豪迈而去的甘十一楞,见是梅不裁六人不由一楞,随即口中愤愤低语“一群养不熟的东西,可是老子把你们带出来的。”随即他看向龚尘影、李言方向,他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意,他身后瑞非开和代静、朱高台也看见了李言,竟在向甘十告了声罪后,也快步向李言那边走去,搞的甘十郁闷不已,只得只身向彭长老走去。

这边的举动,早已让魍魉宗其他修士大感意外,就连那几名金丹长老也是侥有兴趣的把目光落向龚尘影这边。

“看来龚尘影和李言所言非虚,梅不裁几人表情作不得假,就连甘十所带一队那几人也是激动的样子,想来是冲李言而来。”易长老一向严肃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其余几人也是纷纷点头。

梅不裁几人来势极快,只是眨眼便来到龚尘影的面前,在李无一、王天、褚氏兄弟等人或惊或疑的不同眼光中,梅不裁解下腰中储灵袋后,面带激动之色,恭敬的将手中储灵袋呈向龚尘影,同时口中大声说道“弟子梅不裁,不辱使命将余下的师弟、师妹全部带回,请龚尘师叔检查。”

神魂之痛远超肉身上的痛苦,硬生生的在天庭宫里拔出修士神魂,那就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痛。

早在季辽初来玄妙宗,炼野星君便用蓝文芷的过往季风季辽,季辽当时就对炼野星君起了杀心,只是当时有求与他,只得暂且先忍下这口恶气,现如今法宝炼成,却正是卸磨杀驴的最好时机,此乃自作孽不可活。

季辽看着瘫软在椅子上的尸体,嘴角一咧。

抬手间在储物袋上一拍,却听咻咻咻的破空声传来,十数根摄魂钉闪着乌光飞射而出。

季辽手上捏了几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合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荒域之尊

海中幻月

荒域之尊

西襄子

荒域之尊

夜月风铃

荒域之尊

时韫卿

荒域之尊

维度论

荒域之尊

温侯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