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车头建茶厂》。

嗯。沈壁君轻轻吐出口气,道,身上,西门吹雪突然用一只手抱

等等?做飯?齊采珊還會做飯?

呂澤也去了廚房,“等等,你會做飯?”

“不信我是不是?”

齊采珊的嘴角難得勾起一抹笑意,“你先出去。”

“好。”

呂澤笑笑,還是回到了客廳。

幾分鐘后,齊采珊叫來呂澤。

她下了兩碗湯面,難得的溫馨時光,呂澤竟不知道要說些什么好。

“你嘗嘗?”

齊采珊把湯面推到呂澤面前。

呂澤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怎么樣?”

齊采珊試探問道。

呂澤嘗了第一口,“的確好吃!”

“你喜歡就好。”

齊采珊很小聲說道。

呂澤似乎聽到了齊采珊的話,握住了她的手。

二人越靠越近……

可就在二人感情升溫的時刻,呂澤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呂澤拿起一看,是楊琦熊打來的電話。

呂澤:“……”

在這要緊的時候,呂澤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掛斷。

哪知楊琦熊卻打個不停。

呂澤:“……”

“你還是接電話吧!”

齊采珊紅著臉說道。

呂澤就這樣十分不情愿的接了電話。

楊琦熊那邊很吵,想必還是在嘿咔酒吧。

“大哥,你托我的事情我已經辦好了。”

“很好。”

呂澤勾唇,“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第二天,呂澤又給唐風打了一通電話。

幾天沒有聯系,唐風那邊立馬接通,“小澤少爺,什么事。”

呂澤把玩著手里的鋼筆,“你去城東警察局派幾個便衣警察,我有用。”

“好的,小澤少爺。”

唐風答應下來。

“呂秘書,中午方便一起吃個飯嗎?我知道一家口味很好的餐廳。”

門外,是羅雯月的聲音。

呂澤把電話掛斷,“我還有事情要做,恐怕沒時間。”

“那好吧,我們改天再約。”

說著,羅雯月十分失望的離開。

倒不是別的原因,呂澤今天是真的有事,他打算借著午休的時間,在公司的天臺上修煉功法。

中午,呂澤來到了天臺上,現在正值夏天,天上的太陽烤得人快要化了,呂澤正好可以用來練習功法。

他那便宜師傅曾經說過,到了第三層,便是要體驗火的力量。

他抬頭望著刺眼的太陽,這里還真是不容易。

他在天臺上盤地而坐,嘴里念念有詞,不一會兒,天臺的四周就起了火,呂澤閉目,吸取著精華。

樓下的那些人已經緊張的不得了。

“你們看?”

岑磊指了指天臺,“那邊怎么起火了?”

眾人朝岑磊指的地方看去,的確起火了,且火勢不小。

“我們快去滅火吧!”

岑磊建議。

的確,這么大的火,如果真的殃及到他們,那可就完了。

正說著,已經有人打了119滅火。

而天臺上的呂澤還在聯系功法,就在快要成功的時候,突然一盆水朝他噴來。

呂澤:“……”

看著被澆成落湯雞的呂澤,岑磊瞬間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了……

“你…你怎么在這?”

呂澤:“…我還要問你呢!”

“我…

他還記得在星空戰院,沒人愿意被她治療,那么長的針筒,彎曲刺入體內,想想就惡寒,這丫頭也是憋壞了。

其他人都沉浸在幻境中被引導戰氣修煉,陸隱想了幾天,決定不抵抗精氣神,否則就沒有意義了。

他逐漸放開精氣神,任由中年男子精氣神引導意識。

沒多久,他看到了樹之星空頂上界坍塌,看到四方天平哀嚎,看到一個個強者臣服,更看到祖莽纏身,如同始祖雕像,可惜,這一切都是假的。

陸隱知道這里是幻境,他......

水红色的织锦缎,衬着她满头苍游鱼般滑出,滑入了车窗,穿一

從“萬用地圖”的地行走勢來看,西南方向這一塊區域還挺大的。

一路穿過“迷霧”遮擋的地圖區域,將一個個位置的地方點亮。

沿途見到了不少新鮮的物種,利用信息探查術,可以看出許多信息。

【舞草】

介紹:直立生長的小灌木,對

他和云兒在一個荒島,帶著一眾海盜,在這里稱王稱霸,似乎也不錯的樣子。

雖然這里沒有燈紅酒綠、車水馬龍,但這里也沒有相互攀比、見錢眼開。在外面的世界,自己只是一個受人鄙視的上門女婿,一個兼職送外賣的LOSER,但在這里,他是女王的坐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车头建茶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阴司画铺

混元三喜

阴司画铺

半枝雪

阴司画铺

忙顿果味

阴司画铺

言亦语

阴司画铺

大西崖

阴司画铺

无敌小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