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凌家刀》。

當陳默從夢中清醒,卻發現安娜依舊未歸。

這讓他忍不住升起焦慮之心。

倒不是陳默良心發現,突然接受了安娜。決定和她談幾個億的大生意。也不是陳默突然病犯了,得了沒有女人就會死的絕癥。

而是……

陳默沒者与之争席矣。”去其《让王》、《说剑》、《渔父》、《盗跖》四篇,以合于《列御寇》之篇,曰:“列御寇之齐中道而反曰吾惊焉吾食于十浆而五浆先馈然后悟而笑曰是固一章也。庄子之言未终,而昧者剿之以入其言。余不可以不辨。凡分章名篇,皆出于世俗,非庄子本意。④元丰元年十一月十九日记

星光在草原上升起,月色使草浪子既然也说钉上有毒,那是万万

吴承安敏锐的双眸盯着右前方,又扫了一眼依靠在墙边的程澈,向前一步说道:“你们先在这休息,我去想办法!”

  “站住,你要去什么地方?是不是想逃跑?你就待在这哪也不许去!”李庆鹏马上伸出手臂将吴承安拦住,冷冷的说道。

  张青林瞪着眼睛焦急道:“鹏哥,大壮,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别耍性子了,快想想办法吧。”

  张青林刚说完,吴承安快速的绕过李庆鹏,向他们来的方向走去,张青林在后面大声喊着追着他,但是吴承安的速度很快,立刻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李庆鹏也受了伤,转身看着吴承安消失的地方,也无力再去追了。

  待吴承安走了之后,程澈就陷入了昏迷,张青林在一旁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吴承安健步如飞的跑到程澈的身前,把握在手里的一个小瓷瓶,往程澈的嘴里一倒,片刻后,程澈的脸色有了缓解。

  吴承安站起身对张青林说,要尽快离开这里,不然就很难走出去了。

  李庆鹏瞅着吴承安,想要上前质问他,就见巴洛克令达猛地坐了起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吴承安的脸色一变,大喝一声:快跑!

  墓道的深处,传来“刷,刷,刷”无数刺耳的虫子爬行地面摩擦的声音,张青林拉起程澈,惊恐地看着离他们不远处,一双双发着亮光的眼睛,正虎视眈眈的靠近他们的虫子。

  这些虫子长相非常怪异,样子跟翻了十倍的蚂蚁差不多,身上和爪子上都长着油亮的黑毛,眼睛如灯泡似的明亮,吴承安领着他们向墓道的另一个方向跑去。

  这虫子大概就是吴承安口中的‘滁浚’,自从出了古墓以后,吴承安就没提起他是怎么从墓里找到的解药。

  此时他们并没有按原路返回到刚进来的墓穴,而是从另一处山崖口逃了出来。

  李庆鹏也有机会去找青铜盒子和吴承安丢弃的地图。

  几个人在葫芦山下的村子里将就了一个晚上。

  那天夜里,吴承安并没有睡着,他仰望着木梁,回忆着进去古墓前,马老板命人解了他身上的绳子,在下墓的时候他就一直观察着,老七取地图和笔记本的位置和频率,进入第一条墓道,他就已经开始谋划,先让他们起内讧,然后把他们领到有毒的墓室,趁机偷了地图和笔记本在慌乱中离开。

  然后他就将这两样东西藏了起来,其实他一直藏在衣服里,只是把本子扯开分别放在了身下的裤子里。

  他把地图和笔记本从枕头底下重新拿在手里,感觉十分的沉重。

  这一夜同样没有睡的还有张青林,他起身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程澈,下了炕,走进院子里,坐在院子中的一处石头凳子上,望着黑云略过的月亮,想着这一路上的危险与刺激,都让他心中后怕,幸好程澈没有事,不然他就失去了一个生命中最好的朋友和伙伴。

  李庆鹏说明天一早会尽快联系上婉晴,让她派车来这里接他们。

  张青林正凝神想着,突然听到屋子的门响了一下,他还未回头,吴承安已经走到他的身旁,同样望着远方的月亮,没有说话。

  “有件事我想你应该告诉我…”张青林最先开了口问道。

  吴承安并不感到意外,他凝视着张青林说道:“你想问我二叔的下落吧,如果我告诉你我不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他前段时间偷跑来,说自己被一群人追杀。

  我当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那天真的看到有人在跟踪他,才知道他惹了不该惹的人,他让我把一个打火机寄到北京,说这个打火机对他很重要,但是没几天你们就出现了。”

  “然后呢?”张青林追问道。

  “然后…然后他就不见了,我多方打听,才知道他去了河南,刚到河南,没想到你们被马老板抓了,再之后的事你也都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想要找到他,我可以帮你。”

  张青林扭过头看着他,“不仅是我想要找到他,还有他女儿,也非常担心他,不管他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在我心里,江叔,他一直是我敬佩的人!”

  “奶奶经常告诉我要以善待人,以德为贵,做人要脚踏实地,做事要有始有终…奶奶…”吴承安眼眸中闪过一丝忧伤。

  “这个…奶奶应该是留给你的。”说着,张青林从左手手腕上摘下那串手串递到吴承安的眼前。

  “这个是奶奶给你的,你就戴着,奶奶的心愿也是为了让我能够好好的活着,如今,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对了,这两样东西,还是放在你这里比较安全,如果我被他们抓回去,你一定要保护好这两样东西!”吴承安眼珠左右瞟了一眼,从怀里取出地图和笔记本,声音渐渐变小,将这两样东西拿给张青林。

  张青林愕然而又惊讶的接过吴承安手里的东西,没想到地图真的在他身上,张青林并没有想过地图和笔记本,因为这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

怎么,这小子现在居然往北真域飞?什么意思,自投罗网?靠他十八代祖宗的灰孙子,他怎么知道整个包围圈只有北方是薄弱环节!

妙魍惊异地感知着北冥玄如今行进的方向,他们连北冥玄返回西岩域寻求光明神殿和裁判所庇护这一节都考虑到了,就是没想到对方会冲动到直奔自己的老巢。

完了,完了,这下连计划好的接力都无法实施了。45天后暴怒的妙魍再也忍受不了,全然不顾形象地破口大骂北冥玄。哦,不对,是无辜的天符子列祖列宗惨遭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凌家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散白

手握寸关尺

散白

五名

散白

烟枪大叔

散白

咕咕咕咕咕了

散白

九天揽星河

散白

霜凝九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