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大汉天子》。

瑞清曰∶“杨景度为由唐入宋一大枢纽,《韭花帖》笔笔敛锋入纸,兰亭法也。只可惜壶已快空了,只剩下几滴酒,就像是泪一样,一滴滴落下

中途漢州,沃野千里,存在一水,將其分為南北,名黃水。

水北,叫北方,水南,叫南方。

黃水發自天山,蜿蜒長達上千里,奔流到海,由西北到東南,穿越漢州十八地。上游波濤涌洶,多群山峻嶺險阻之地,下游則去勢平緩,多田野平原養生之所。

一條黃水,可謂滋潤而生了無數的英雄豪杰,衍生出來的故事,在漢州大地代代流傳。

這一日,徐徐清風,溫暖愜意。

正晌午,空中少云,日頭意懶,大地氤氳,鳥雀伴飛,距離長明道血戰滑石驛酒館,已然過去了一個月有余。

秦衛江、長明、周庭等三人經過艱難跋涉,一路猥瑣躲避,終于來到黃水之畔。

接下來,他們要坐船過黃水,繼續往南,到達川地。

靠著樹林,有一條黃塵官道,行三四里路,便可直抵碼頭,水聲隱隱可聞。

路邊有一處涼茶鋪子,老板娘是個素顏的年輕婦人,不到二十歲,還帶個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不見其丈夫,有個駝背的老倌幫著照顧生意,想來是他的父親或者公公。

茅草棚內,有些行腳的苦力,幾個客商正喝茶歇腳,一隊鏢客靠著外面而坐,看護他們的馬車。

西北角上,一處陰涼地點,坐著一個素雅的老道客。桌上放著一只籃子,三只茶碗,一個茶壺,籃子里時不時傳來小孩的嚶嚶聲。

老道客用手里拂塵,時而逗著娃娃,時而抬起頭來,望著左邊那條通往黃水碼頭的土路,好像在尋人似的。

老板娘扭著細細的腰肢,送出四位行腳的苦力客人,鏢客隊伍也在行動,有人在外套車欲走,隊中為首的一個年輕漢子,身穿短打,腰間別劍,虎頭燕頷,笑問老板娘,“這里只有一處碼頭么,何時有船來?”

老板娘,姿色尚可,一張杏臉,膚色白皙,穿著一套粉色的長裙,身前掛個裝娃娃的布袋,那娃也就一二歲模樣,不吵不鬧,正乖乖睡著,分不出男女。

她彎著腰,手里拿著抹布,擦著破舊的餐桌,可從餐桌上的道道痕跡上看出,這里曾有過爭斗,因為那些痕跡,是刀劍留下來的傷疤。

老板娘頷首一笑,回答:“上午有一班船,可不巧了,你們剛來,它便發了。午后還有一班,從現在算計,半個時辰左右,應該快來了。”

鏢頭道:“那咱們可抓緊了,趕不上中午這艘船,只怕要等到晚上了。”說罷,望著收拾立正的馬車,又問:“老板娘這一帶,你可熟悉,太平吧?咱們是第一次走鏢,初出茅廬,很不熟悉,老板娘可不許笑話!”

老板娘說話還不忘手里的活計,把一張就餐桌,擦得一塵不染,動作很麻利,末了,一揩額頭上的香汗,說道:“這位兄弟,你放心吧!這左近,便有一個軍營,駐扎著三千人,強盜怎敢在此地耀武揚威?不過,聽說黃水對面,可不太平了,特別是過了五圣山,那里有七八伙巨盜,囂張跋扈,你若沒有人情關系,可要多注意了。”

年輕的鏢頭啊了一聲,顯得很吃驚,幾個箭步,走到茶棚之外,拱手說道:“幸好幸好,我們押著鏢,不走五圣山。老板娘,有勞了,咱們后會有期,等下次回來,還到你店里喝茶。”

老板娘笑臉相送,站到棚外,陽光灑在她的桃腮上,又增一分嫵媚。

咕嘟···

老道客咽了一口茶,放下手里拂塵,面露難色,心中暗想:“原來五圣山上還有強盜?”

原來,鏢客們不走的五圣山,老道確實要去的,雖然可以繞路,但要耗費更多時間,不遂老道心愿,他便要打聽一番,那五圣山上,到底有怎樣的強盜,便于知己知彼,應對萬全。

老道輕咳一聲,叫道:“老板娘,為我準備三十張大餅,五斤醬肉,以及兩壺酒來。”

老板娘聞聲走來,笑問:“道長,這么多東西,帶的動嗎?”

老道說道:“山高路遠,自然要多帶一些,老板娘,準備來就是,貧道自詡還有個把力氣,不成問題。”接著,話音一轉,問道:“老板娘,我方才聽說,過了黃水,四五十里的五圣山駐有強盜,他們人數幾何,可厲害么?”

老板娘輕啟朱唇,說道:“道長,你是要過五圣山么?”

老道頷首。

“我勸道長,還是另選路徑吧,近幾年,盜匪猖獗,他們占了五圣山,打劫過路的客商,就連獵人也不敢進山去。厲害人物,倒是沒有聽說。但是,那里的強盜,每一個都很兇悍,殺人不眨眼,道長需三思才好。”

老道緘默,在心中自有一番決斷。

俄頃,說道:“老板娘,去準備酒肉來。”

老板娘視線在老道身上掃過。

只覺得此人,道骨儒雅,年紀中年,依然不減風采,偏偏面色有些倦怠之氣。

退卻之時,讓道長稍作等待。

而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天門道長-長明。

這一個月來,晝夜趲行,風餐露宿,令長明整整消瘦了一圈,囫圇覺沒睡過一個,如何能不疲倦?

初步算下來,自離開了滑石驛酒館之后,長

丁染雙手捂著鼻子眼淚都疼了出來,在模糊中,他見到一個魁梧的男子抓住自己的腳像拖死狗一樣把自己拖向門口。

丁染深知,這樣下去自己肯定性命難保,在經過門口時他死死抓住了旁邊門框,男子拽了幾下見沒拽動,生氣之下拿起桌子上一把剪刀扎進了丁染的大腿上。

“啊啊啊!”丁染痛叫出聲,但有了緩沖的時間,他終于看到了自己的配槍,丁染拼盡最后的力氣撲住了自己的槍,然后轉身扣動了扳機。

“砰!砰!”

男人胸......

日本,琉球群岛。

琉球群岛西部的八重山群岛是位于日本最南端的美丽群岛,散布在珊瑚礁海域。

这里亚热带林木繁盛,气候温暖湿润,多台风,居民多从事农业和渔业。

在八重山群岛西部,有这样一座小岛。

小岛海岸线27千米,面积28平方公里,地质以砂石和页岩为主,多河流,淡水资源充足,人口稀少,不足两千人。

一百多年前,潜水员在小岛南部发现一处古代废墟,大片珍贵遗迹进入人们的视线,震惊世界的海底文明曝光。

至此,这座鲜为人知的小岛聚焦了全球目光,成为考古界的魅力焦点,备受考古学家的欢迎。

这座日本外岛就是,与那国岛。

水下金字塔、立神岩、人头雕像、罗塞塔石板……都是与那国岛古代文明的标志和代表。

与那国岛西部,イエス之御霊教会(耶稣之御灵教会)。

此时天空正下着小雨,教堂外停着五辆黑色的轿车,一辆最新款的丰田和四辆奔驰。

受黑帮文化的影响,时至今日,丰田在日本依旧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

每一辆轿车旁都站有两名面无表情的黑衣人,戴着墨镜,手持黑色雨伞,无形中使氛围变得肃穆、庄重。

教堂内,一间装饰简朴的木屋,深原木色的长桌前两人端坐,一个中年人,一个白人女子。

中年人身穿黑色西装,梳有光亮背头,面容温和带有浅浅笑意;白人女子很年轻,二十七八,印有半透明月亮图案的银白色作战服下是曲线优美的曼妙身材,雪色短发,清冷的面容英气勃勃。

“俱乐部希望续约。”叶莲娜率先打破沉默。

“穆哈诺夫副队,你应当知道,古代文明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上户佰无奈地说。

“考古协议是俱乐部与日本政府经过多次磋商以及一次时限竞拍才达成的。”叶莲娜适时地提醒,“高达三亿美金的竞拍。”

上户佰点头:“所以说,这份考古协议是弥足珍贵的,而且我相信,这两年的考古研究,俱乐部的开支绝对不小。”

叶莲娜不置可否,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

“但是,为了一处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的古代废墟,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俱乐部不觉得这么做很不值吗?”上户佰话中有话。

“看来上户轩员是想替俱乐部做个决定了。”瞧见上户佰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叶莲娜淡淡地说,“不要激动,我只是猜测,权当我猜错就好了。”

“穆罕诺夫副队,话可不能乱说。还有,请你注意说话的态度。”上户佰声音一沉。

“上户轩员,虽然你的权限很大,但还没有大到连我语气都要管的地步。”叶莲娜说,“如果你觉得我冒犯了你,我在这里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平静的话语到了上户佰耳中却仿佛成了恶毒的诅咒,令他心中一颤。

对于这位皓月副队他略知一二,也正是因为略有耳闻,他才有所忌惮。

叶莲娜·盖巧洛夫娜·穆哈诺夫,有“伏尔加河的冷食者”之称,被令行部主管誉为“天生的杀手”,冷静、冷漠、冷血,能理性控制埋藏在骨子里的杀戮冲动,使杀戮变得隐晦、纯粹、原始。

“道歉就不用了。”上户佰摇了摇头,他能坐到现在这个位子,心理素质和手段缺一不可。

要知道,在日本,许多人对他这个轩员的位子都觊觎得很。

“三年期限如今不足一年,俱乐部希望续约,再签一份考古协议,期限依旧三年。”叶莲娜重申来这里的目的。

上户佰叹道:“旅游协会、新闻媒体、考古协会……甚至还有帮派组织,都在向政府施压。你也知道,日本是唯一承认黑帮合法性的国家,帮派组织众多,影响力十分大。”

“黑帮,也对古代文明感兴趣?”

“对神秘的事物,他们都感兴趣。”上户佰说,“政府现在的压力很大。倘若考古团再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政府只能考虑恢复旅游和考古自由。”

叶莲娜看向窗外,望着阴雨连绵的天空:“上户轩员,你知道那样做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俱乐部的研究功亏一篑了。”

“深眼可以继续研究,只不过多了其他考古组织和一些旅客而已。”

“人多眼杂,很多大型设备无法使用,研究自然也就无法进行。”叶莲娜建议,“日本政府可以直接封锁与那国岛。”

“绝不可能。”上户佰态度坚决,“因为在地理上的特殊性,与那国岛具有极其重要的军事价值,一旦封锁,很可能会引起国家间的误会,甚至会导致军事紧字。

天行九界,我欲伏天,神有九界,星有九域,九為極,萬物之始,吾乃自創九界伏天決,傳后人封天,乃是最強創世功法之一,非體魄完美或有血脈之力者不能修煉。

“體魄強健,說的不就是我嘛,誰還有我這天罰圣體強”洛崖暗道。

“我怎么才能學習這個功法,”洛崖問道。

守閣老人直接上前,手指點住洛崖眉心,頓時洛崖腦海里便多了許多記憶,這里面就是那創世奇功,九界伏天決。

洛崖閉上雙眼,感受著伏天功的偉力,仿佛看到一個巨人,開天辟地,所到之處山海隔斷,真正的改天換地,這等逆天功法如果出世,這個世界就可能因此改變,

洛崖在看完這九界伏天決后問道,“這神機玲瓏可還有他用,”

“神機玲瓏之所以稱為神機玲瓏,就是他神奇之處太多,這里可以開辟另一個空間,在這里你可以掌控一切,你也可以用來儲物,這世間還沒有這件寶物裝不下的東西”千神機說道。

“也就是說,這里可以存放任何東西,我也可以進來躲避災難”洛崖說道。

“當然,你現在得到認可,當然可以進入這神機玲瓏”千神機說道。

“那以后可不就是多了一個保命的法寶了”洛崖暗道。

“還有最神奇之處就是這神機玲瓏的時間流速與外界不同,這第一層的流速是外界的一倍,第二層就是十倍,以此類推”千神機又補充道。

洛崖聽到這,頓時眼前一亮,這樣的話,就可以又充足的時間來修煉,正在發愁玄天功的修煉,這下一切都解決了。等到玄天功達到化境,洛崖就有把握治好洛無意的雙腿了。

這時洛崖突然感到外面有靈力波動,感應了一下,是太阿來找他了。洛崖趕緊出來,幸虧發現的早,不然就看到了。洛崖看到太阿進來,說道

“有什么事嗎?”

“沒有,三叔讓我跟著你,如果有事就讓我來幫忙,”太阿說道。

“行吧,我現在要去藏經閣看看,要不要一起”洛崖說道。

聽后,太阿一怔,洛崖以前可不會去哪個地方,現在怎么喜歡起讀書了。卻也說道

“好,正好可以一起”

說罷,兩人就一起走向藏經閣,看著這些建筑,洛崖覺得這個時候世界有時候就是不公,像洛崖這樣的公子,不用努力就可以擁有這么多東西。

同樣的事情發生了,那藏經閣的守衛好樣覺得是自己看花眼了,洛家的那個紈绔公子竟然進來了。而且要看書,天哪,這個公子哥是被嚇到了吧。

洛崖看著那些守衛奇怪的表情,簡直不想看,但是還是厚著臉皮走了進去,這藏經閣里有三層,里面大多數都是兵書,畢竟洛家是兵法世家,好歹出過元帥。

洛崖看著眼前的架子,少數是功法神通,但是現在洛崖已經有了這九界伏天決,還要其他功法何用。于是洛崖在尋找這個世界的醫典,和一些歷史,來了就好好了解一下吧,也不枉費來了一番。

天香城太師府上有人報告著,“公子,那洛崖與獨孤小藝是偶然遇見,這些天他在看那些醫典,這也就說的過去那望魂散被看破的原因了,不過現在那洛崖有些奇怪,不像以前那個浪蕩公子了”有個黑衣人說道。

“很好,你這次做的不錯”李天然慢慢的說道。

那人聽后大喜,公子竟然夸他了,這還是他第一次被公子夸,很是激動,雖然蒙面,但是還掩蓋不住因為開心而瞇著的眼。

“好了,你下去領賞吧”李悠然說道。

“謝公子”說罷,那黑衣人如飛一般離去。

“爺爺,這次的計劃全都被打亂了,看來以后要好好布局一番了”李天然對著太師李淵恭敬的說道。

“這次雖說出來變數,卻也是我們想的不周全,竟然小看了那洛家的浪蕩公子”李太師說道。

“我覺得那洛崖倒是一個對手,可以在我的計劃下逃脫,而且完全打破,有意思的一個人”李天然說道。

“本想借此滅了唐家與洛家,但是還是功虧一簣了,如果唐家與洛家沒了,那么這天香帝國,能與我李家爭雄的就只有獨孤家與那牧家了,到時候在略施小計,可能就把牧家滅了,或者收入麾下,到時候我李家在天香真的是一人之下了“李天然不緊不慢的說道。

即使是李淵,聽到這些話也是心驚肉跳,這五大家族哪一個是好惹的,每個世家的毀滅可能就會打破平衡,這時皇室不愿看到的。他這孫兒歲有大志,但是閱歷尚淺,還需要雕琢。

展梦白变色道:你知道什么?萧色的,烟雾弥漫,他的人看来也。居部二岁,征为谏大夫,复为河南太守。虽然是深夜,宫素索的伎所却明亮一如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大汉天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界熔炉

右眼有泪

万界熔炉

大天使贵族

万界熔炉

鲲鹏听涛

万界熔炉

香杉雨藤

万界熔炉

苏一哦

万界熔炉

书海一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