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熟悉气息》。

”但这念头刚在他心里升起,这只手已点了他身上七八处穴道!人群立刻哗然,那林姓店东一连退了三步,谁也不敢再站在两人

顧浩沒有回答,調轉車頭,騎著機車離開了,但加速前,伸出了一只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李詩藥看到顧浩打出的手勢,開心的露出了笑容。

“小流氓,還挺可愛的。”

說完李詩藥小跑著進了校園,一進校園,她那美到窒息的容顏和黃金比例的身材,在笑容的加持下,成了美到不可方物的風景線,引得路過的男生,無不興奮不已,甚至女生看了都目不轉睛。

校花李詩藥,女神中的女神,她的一舉一動,都是中醫大最熱門的話題。

很快整個中醫大的男生都在猜測,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讓女神校花這么開心,如果誰能找到答案,或許將成為全校最大的贏家。

顧浩再送完李詩藥上學后不久,劉葉萱的電話正好打來。

顧浩將車停到路邊,接起了電話。

“葉子。”

“顧浩,你在哪啊,現在有時間跟我爸爸見一面嗎。”

顧浩道:“有時間,我現在正在中醫大校外的路邊。”

劉葉萱興奮道:“那太好了,我今天也正好去哪里報名,你就在原地等著我,我去找你。”

顧浩點頭道:“好吧,我把定位發給你。”

隨后顧浩掛了電話,將所在位置發給了劉葉萱。

沒過多久,一輛勞斯萊斯就開到了顧浩面前,后排車窗降下,劉葉萱洋娃娃般可愛的臉蛋伸了出來,露出微笑,對著顧浩招了招手。

“顧浩,快上車。”

顧浩拉開車門坐了上去,車面的劉震南看到顧浩來了,一臉笑呵呵的對顧浩招呼道:“顧浩,我們又見面了,上次在醫院太匆忙了,沒有好好絮叨,今天我們可得好好說說話。”

顧浩欣然說道:“沒問題,劉董有什么想說的都可以說,我今天有的是時間。”

劉葉萱開心道:“爸爸,我們去菲力卡坐坐吧,聽說那里的馬克龍是整個東平市好吃的。”

“好。”劉震南點了點頭,拿起車載電話對著司機說道:“去菲力卡。”

司機受到命令,啟動勞斯萊斯,關閉車窗,舒適的氛圍瞬間將顧浩縈繞。

迷人的星空頂,悠揚的音樂,還有無比舒適的座椅,和寬敞到過分的空間,這哪里是坐車啊,比在豪華的包廂里還要舒服,絲毫感受不到顛簸。

顧浩看著勞斯萊斯的星空頂說道:“劉董真是家大業大啊,有這么奢華的車。”

劉震南笑了笑,隨后臉色沉著了下來。

“顧浩,雖然我身價過千億,但是我一刻也沒有清閑啊,你可知道,這次劉紀藥鋪的事情,我損失了多少。”

顧浩搖了搖頭。

劉震南眉頭皺起,緩緩說道:“我已經對外公布了道歉信,還有對劉紀藥鋪停業一月的整改決定,這一系列操作下來,我們劉氏集團的股票價格已經兩天跌停了,恐怕后面還有十幾個跌停板,預計會蒸發掉幾十億的估值。”

顧浩對錢不感興趣,但聽到損失幾十億,還是不免有些動容的。

劉葉萱聽到這里,臉色不善的說道:“這還不是怪二叔劉震北,看他這些年都干了什么,吃喝嫖賭抽樣樣精通,現在連賣假藥這種齷齪的事情都干的出來,真是劉家的敗類。”

“住口,我是劉氏集團的董事長,劉紀藥鋪出了這么大的事,我難辭其咎,再說劉震北畢竟是你二叔,我的親弟弟,你不許這么說他。”

劉震南不悅的對女兒喝道。見父親有些生氣了,劉葉萱也不敢再放肆了,鼓著嘴將頭扭到一邊,不說話了。

劉震南對顧浩抱歉道:“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顧浩拜了拜手:“劉董,沒事的,誰家還不是有本難念的經,只不過這次劉氏集團損失這么多,我到覺得不是件壞事。”

劉震南好奇的問道:“此話怎講。”

顧浩解釋道:“劉董你應該換個角度來想,經過這次改造,劉紀藥鋪以后都能賣貨真價實的藥了,這豈不是于國于民都是好事,雖然這次改造個人是損失了點,但對于您來說這點錢算的了什么,而且我相信,以后只要劉紀藥鋪良心經營,一定會把損失賺回來的。”

劉震南很是欣賞的點頭道:“不錯,我也是這么想的,只要店還在,就有回本的時候。”

說到這里,劉震南伸出手,拍了拍顧浩的肩膀,認真的說道:“這次劉紀藥鋪能活下來,真得多虧了你啊,要不是你救回了葉文星的命,劉紀藥鋪必定會被查封的。對了,你上次對葉子說,看重了風華小區的別墅是吧,我已經讓人去收購了,今天就能給你。”

顧浩有些意外交差。”

“阿彌托佛,一松師兄如此回去師叔們定是要杖責我等,宗門花費了諾大資源最后竟是水中之月。”一個身材精干的佛陀,面色莊嚴的同樣緩緩開口。

一松臉色早已恢復了正常,眼神如電般自十人身上一一掃過,最后落到了胖佛陀和精干佛陀身上,雙掌合實。“彌……托佛,各位師兄師弟,一火和一真師弟無躁,眼下不知那魍魎宗與妖修說些什么,如果沒有妖修摻手,剛才我已與下化劍王、航無仙長傳音,倒真可留下魍魎宗所有人,只是現在這般結果,不知計劃何處出了差池,倒也不能急于一時了。”

“這幫弟子當真酒囊飯袋之輩,如果沒有匯合情況下,倒也說的過去,反正對方也瞧不出不妥,若是匯合一處,二打一還能出現這種情況倒真讓人惱煞。”一火一掌拍在身旁邊一塊巨巖之上,那巖石“砰”的炸成了齏粉。

“從魍魎宗喊妖修過去來看,可能是妖修并不知曉,我們到時不承認便是。”一真佛陀連連冷笑。

這些修煉已達金丹之人,個個豈是蠢笨之人,只是從魍魎宗的舉動上,再加上自己心中有鬼,片刻間卻也猜個八九不離十了。

就在此時,魍魎宗那邊光罩已然散去,一道粗曠之極的聲音響起“我說那誰,那個太玄教的女娃。你且將儲物袋借某一觀,你身后八名凝氣小修出來一下。”嚴摩天一晃如山身材,已然直接跨步來到空中,虛空向太玄教一步步走去,他倒是干脆,根本沒有一句多余廢話。而陰從風則是站在魍魎宗山峰之頂緩步走向梅不裁等人。

在這里,他們才是主人,即便是嚴摩天一人前往,也沒有人敢直接出手。

林明玉也是長笑聲中,飛身向十步院而去,空中已響起他清朗的聲音“下化劍王,不知剛才那位昏迷師侄的儲物袋可否也借在下一觀,放心,一切都在你們的眼皮之底下,只是想確認一些事情而已。”

就在他二人這話音剛出口之后,十步院、太玄教前方諸多金丹大修則是臉色一變,無論是下化劍王,還是一松大師,亦或是航無仙長同時想到了一件事,一件他們忽略之事“青色葫蘆”,雖然之前他們也有想到青色葫蘆,但這秘密可是無人知曉的,即便是有人看到青色葫蘆,也只會當成存儲靈氣之用,倒也沒有什么說不過去。任誰看到,只是說宗門配給弟子的資源就是了,而現在這二妖除了要同時查二宗弟子儲物袋,同時還要查那八名凝氣期弟子,這說明對方已知道了青色葫蘆的用途,甚至都有可能已經猜出了生死輪內的秘密,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對方竟似看破。

“魍魎宗是如何知道這秘密的?”三宗金丹心中同時想到一個天大的問題。

只是眼前妖修氣勢洶洶而來,已然來不及隱藏那儲物袋了。

“不知嚴兄想做何事?”

“林兄,你這是何意?”

二道聲音分別自太玄教和十步院二峰,同時二道身影已閃電般分別阻在了嚴摩天和林明玉的身前。

正是航無和下化二人,他們二人分立二個方向,臉色都似能滴出水來一般。

下化劍王聲音低沉,阻在了林明玉身前“不知林兄你這是何意,是聽了魍魎宗什么說辭是非,請林兄解釋清楚。”

另外一邊航無也是唱了個諾“嚴兄,不知門下弟子如何得罪了貴方,難道是要找后帳不成?”他這話故意引開視線了。

“哼,少來這套,我說航無,發生了何事?你等知道,你如此袒護,難道怕嚴某查出來什么不成?我說過不會傷害這些小輩,就是不會傷害,叫過來我稍查即可。”嚴摩天臉色陰沉的說道。

“嚴兄這是說的什么話來,即便是在你秘境之中,也不是毫無理由可言的吧。”航無臉色變了一變,隨即目光也是凌厲起來,他們十幾名金丹雖然處在秘境中,他也不相信對方敢殺了他們。

另一方,下化則是看著林明玉淡淡開口“林兄,莫要中了別人的計謀才是。”說罷,看了林明玉身后魍魎宗方向一眼。

林明玉一笑“是否中了別人計謀,一查便明,稍后林某定會找他討要個說法,只是下化劍王最好莫要讓人動了那師侄身上的儲物袋才是,不然可就說不清了。”然后他用玉扇一指幾名金丹隱隱有將昏迷中的王朗擋在身后的跡象。

“在下還是不明白,你是何意?我那師侄在試練中拿了你們的寶物不成,只要林兄說出是何物,卻要看如何處理了?如果是正常而得,這卻是不能還了,如果是其他原因,還當我們會貪了此物不成。”下化并未轉頭,而是直接封堵在林明玉身前。

而另外一邊,嚴摩天身上已然氣息翻涌不止“交是不交?”

“刘叔,这几个地方是我去试探过的,较为安全,你还是带着村民们,先找个地方躲着吧,免得那群不速之客再来寻你们不快。”他无法在村子待一辈子,村里太过安逸,他是时候离开了。

刘亮听出了秦辉的言外之意,纵有万分不舍,也

谁也不敢动。

汉昌乾:“秦启武,你来。”

秦启武略踌躇后不得不全力造出三根长箭。

“嗖嗖嗖!”

汉昌达的小队没发出攻击,他们也因此看得更清楚。

“嘶,这玩意!”

司空摘星:为什么?陆小凤:因道你与她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瓦官寺,既成,面恨瘦,工人不全不要她,她的后事,也只好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熟悉气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做着好事就成仙了

太极芋泥

做着好事就成仙了

吴半仙

做着好事就成仙了

西瓜猫

做着好事就成仙了

基于

做着好事就成仙了

猥琐化妆

做着好事就成仙了

一切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