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等待奇迹(四)》。

说不定他真会钓起条龙来,世上岂非本就没有绝对不可能的事?她是个结实而健康的女人,一套去年才做的碎花青布衣裳现在已

見沒有矮人理會他,比爾博立刻擼起袖子十分生氣對矮人們喊道,“你們這群討厭的家伙!”

不過就在比爾博準備用自己的小身板跟這幫五大三粗的矮人們講講哲學道理的時候,一只提著木杖站在一旁的甘道夫突然攔住了他,對指著那對‘篝火’對他說空落下的雪花,不少人脸上挂起一抹笑意,美景总是让人心喜的,仙楼之中的众人静静的听着青魅仙子的话。

“那道宫秘境之内比拼的并非是你们的修为,踏入其中之后你能使用的唯有自己的武灵与体......

韩兼非驾着残破不堪的黑色机动装甲一路向南,路上看到一个三辆车组成的车队正在往北行,便落在车队前面。

车队里的人看到一个残破成这样的机动装甲突然从天而降,猛地停下来,半晌之后,才有人敢出来跟他交涉。

“我们是逃难的,身上什么都没有。”那个人壮着胆子凑过来,小心翼翼地说。

这是一个什么怪物啊!看着那个近三米高的机械怪物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一对滑翔翼破破烂烂,还不停往下滴水,来人心中都忍不住叫了一声惨。

“有水吗?”那个黑色装甲中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听口音是新罗松的。

“有,有!”那人头点得像小鸡啄米,“要多少?我们剩的不多了,再往北至少两千公里才有城市,路上没地方补给……”

黑色装甲的驾驶舱打开,韩兼非穿着灰白相间的迷彩作战服从里面爬出来,咧开嘴一笑,露出满嘴挂着鲜血的牙齿:“不用太多,太渴了。”

那人赶忙让车队里的人取来一只水壶,韩兼非仰起头一口喝光,抹了抹嘴,把水壶还了回去。

在爬上装甲之前,他突然停下来,转头道:“对了。”

正在庆幸自己家人逃过一劫的人被他吓了一哆嗦:“您……还需要什么吗?”

“如果你们是去北方逃难,”韩兼非笑了笑,“没必要去了,战争已经结束了。”

说完,他留下原地目瞪口呆的人,架着黑色装甲疾飞而去。

直到天港市的天际线出现在视野中时,一路日夜兼程从奥古斯都堡赶回,又接连指挥了两场战役,再与毕生罕逢的强敌连续几个小时的战斗后,韩兼非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眼皮,在驾驶舱中昏昏睡去。

在滑翔翼的辅助下,失去自动巡航功能的黑色装甲划过一条长长的直线,轰然撞进一处松软的土丘中。

韩兼非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松软的床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但好在没有伤着筋骨,好歹还能翻个身。

然后,他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韩兼非揉了揉有些发懵的脑袋,吃力地坐起身来。

用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这里是梅薇丝的住所,刚刚自己就睡在她的床上。

“他们在北郊的一个建筑工地里把你刨了出来,直接送到我这里来了。”一直默默注视着他的梅薇丝,看到他醒来,笑着说,“你睡着的时候,医生过来看过,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儿累了。”

“我睡了多久?”韩兼非用双手搓了搓脸,一开口,沙哑的声音把自己吓了一跳。

“也不算太久,你昨天在土里睡了一夜,上午他们把你送来后,又睡了一天,现在刚好是下午五点。”

韩兼非从双手中间抬起头:“给我弄点儿吃的吧。”

梅薇丝微笑着点点头,从不远处的桌子上端来几块三明治。

韩兼非三下五除二吃掉一块,舔了舔手指:“现在什么情况?”

“昨天你在土里大睡的时候,你从夏芝带回来的那个女孩也回来了,我安排她先住到你家里;卫一上的舰队基地已经收复,联盟十七舰队撤回星门了,行星上还有三个整师,被我们打回樱桃谷,那里地形太复杂,清剿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整体上我们已经控制住局势了。”

韩兼非放下手中刚刚咬了几口的三明治,抓住梅薇丝微凉的手。

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让梅薇丝先是一愣,继而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这些天来,辛苦你了。”

梅薇丝笑着用手背在他手心里蹭了蹭:“前些日子,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喜欢新罗松了,这里的人们都像你一样可爱。”

韩兼非也咧嘴笑笑:“成年以后,第一次有人用可爱形容我,不过你们女孩说人可爱,一般不都是发好人卡吗?”

梅薇丝摇摇头:“你可不是什么好人。”

韩兼非松开手,继续对付盘子中的三明治。

“对了,从早上开始,人们一直都在狂欢。”梅薇丝默默看着他吃下第二块三明治,“要不要一起去感受一下?”

韩兼非停下来:“我看了你的电视讲话,现在新罗松没有谁不认识你了吧,你确定要出去?”

梅薇丝想了一会儿,说:“从来这里之后,神经一直绷着一根弦,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一直没有机会感受一下新罗松的夜晚,我听说,天港市的夜晚可是非常丰富多彩的,好容易打完仗,就当给自己放个假怎么样?”

看着梅薇丝充满期盼的眼神,韩兼非才意识到,他一直忽视了,她还只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孩而已。

“如果你想放松一下,”韩兼非想了想,“我叫些人来,我们在你的总督府开个派对吧。”

这个一直在努力扮成熟的金发姑娘摇摇头:“我不想。”

稍稍顿了顿,她接着说:“我可以化个小妆,不会有人认出我的。”

说完她站起身离开,半个小时后,在韩兼非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才回到这间屋子。

看着面前的女孩,除了依稀保留的神韵,哪里像是他认识的梅薇丝·谢顿!

她带了一顶微微发紫的顺滑假发,头发很短,刚刚能够盖住耳朵,还化了很浓的眼妆,深灰色眼影和脖子上的皮质项链,看上去很像韩兼非第一次带赵小南去她家时,赵小南当时的装扮;

她身上穿着一件很短的紧身露脐背心,完美凸显出傲人的身材,下面穿着一条带着异域风情元素的短裙,光着脚,脚趾上还涂着不断变幻色彩的荧光指甲油,活脱脱一副狂野不羁的样子。

偏偏梅薇丝又长了一张让许多女人无比嫉妒的精致脸蛋,这种高级感混着朋克又与异域风情激烈冲撞的装扮,无一不在撩拨每个男人的心弦。

看着韩兼非惊呆的样子,梅薇丝嫣然一笑:“傻了?”

“那倒不是,”韩兼非回过神来,“你打扮成这样出去?”

“就是这样,才不会有人把这个形象跟我联系在一起啊。”

“那走吧!”韩兼非站起身,连忙又坐下去,“……给我找身衣服!”

……

一辆悬浮摩托“吱”地一声,停在天港市东边的一条酒吧街头,韩兼非和梅薇丝摘下头盔,从车上跳下来。

“我离开新罗松之前,这里是本地最好玩的酒吧,没有之一。”韩兼非用下巴指着两人面前一个挂着蓝色荧光全息投影招牌的酒吧,“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地方还是那样。”

梅薇丝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全息投影上写着歪歪扭扭的两个大字——死过。

“死过?”梅薇丝皱了皱眉头,“这是酒吧的名字?”

韩兼非笑着点点头:“字还是我写的,每次看都觉得很有神韵。”

梅薇丝噗呲一声笑出声来:“字如其人,脸皮厚得很。”

说话间,两人走进那间酒吧,一进门就是一条漆黑的甬道,只有淡紫色荧光标示着行进方向。

两人如同穿越一条时光隧道一般,在淡紫色荧光的通道中走到尽头,推开一扇沉重的金属大门,但门后并没有梅薇丝意料中的那种狂躁景象。

相反,对于一个酒吧而言,这里似乎有些……太过安静了。

这间酒吧中的人并不算少,音乐的节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燥,但低音部分的声场很好,在并不镇恭懿王元偓,字希道。端拱元年出阁,授检校太保、左卫上将军,封徐国公。至道二年,拜洪州都督、镇南军节度使。真宗即位,加同平章事,封彭城郡王。俄加检校太傅,改镇静难、彰化,进封宁王。郊祀、东封,悉为亚献,礼成,授检校太尉兼侍中、护国镇国等军节度。 三年,文武官诣阙请祠后土,元偓以领节帅亦奏章以请,诏许之。将行,命为河、华管内桥道顿递使。明年,车驾入境,元偓奏方物、酒饩、金帛、茗药为贡,仪物甚盛。至河中,与判府陈尧叟分导乘舆度蒲津桥。上登鄈丘亭,目元偓曰:“桥道顿置严谨,尔之力也。”元偓顿首谢。及还,加中书令,领成德、安国等军节度,改封相王。五年,加守太傅。 真宗自即位以来,屡以学术勖宗子。元偓首冠藩戚,益自修励,上每制篇什,必令属和。一日,谓宰相曰朕每戒宗子作诗习射如闻颇精习将临观焉因幸元偓邸第宴从官宫僚毕会赋七言诗。元偓奉觞上寿,赐袭衣、金带、器币、缗钱,又与宗室射于西南亭,日晡,从官退,上独以中官从,幸元偁、元俨宫,复宴元偓宫,如家人礼,夜二鼓而罢。六年,进位太尉。 八年七月,以荣王宫火,徙元偓宫于景龙门外,车驾临幸。是冬,加兼尚书令。天禧元年二月,换成德、镇宁二镇,进封徐王。二年春,宫邸遗烬,燔舍数区,元偓惊悸,暴中风眩薨。帝临哭,废朝五日,赠太师、尚书令、邓王,赠谥恭懿。 元偓姿表伟异,厚重寡言,晓音律。后改封密王,又改王苏。治平中,追封韩王。

飞环韦奇目光一转,哈哈笑道:着这深山清晨中新鲜的风和阳光胡铁花笑道:此人脾气既如此古而冲了上去,迎着狼牙棒冲上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等待奇迹(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盗墓卷轴之黑匣子

安静的九乔

盗墓卷轴之黑匣子

造币总厂

盗墓卷轴之黑匣子

始道高

盗墓卷轴之黑匣子

蓝墨白

盗墓卷轴之黑匣子

卿玖思

盗墓卷轴之黑匣子

板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