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高招》。

这些地方都不安全。事实上,无十个中倒有九个多是自西往东去

叶风流看着莫莫笑道:“你每次面对小胖子李辉时,都会对自己的面部进行微调,所以我就猜测你能变形,果然我猜对了呢。”

  “切,你眼睛真毒!”莫莫俏皮的皱起鼻子,尾巴乱摇,“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哦,只是觉得那小胖子好玩,故意逗他的。”

  “对了,叶大哥。你有对象了吗?”莫莫话题一转,突然问道。

  “呃……暂时还没有。”叶风流这么说着,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尚伊的影像。

  “没有就好,”莫莫露出恶魔样的笑容,“我把我们小队的圆圆介绍给你怎么样?当然吉赛尔也是大美女,不过他一直暗恋队长,我就不把她介绍给你了。”

  “呃……”叶风流瞬间感到头大如斗。他还从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正不知道怎么回答,一个军官正好走到了他们的身边,敬礼后说道:“叶先生和莫女士,主席正在找你们,请随我来。”

  “好,麻烦你前面带路吧。”叶风流连忙应声而起,拔腿就走。

  ……

  跟着士兵来到一间小型的会议室。等了一会儿后朱宏宝、兰朵和李伯伦先后到来。

  兰朵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眼睛难免还有些红肿。

  李伯伦重掌军政大权,意气风发的同时又难掩眼中的忧虑。

  各人落座,主位上的李伯伦开门见山道:“形势紧迫,感谢的话以后再说。你们对潘多拉星上的情况最为了解,所以我想听听各位的看法。”

  听到李伯伦这么说,兰朵、朱宏宝和莫莫三人的眼睛自然而然的都看向了叶风流。

  叶风流见状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只好开口道:“我们来之前,纳美族正陷入虫族的大军包围,陷入苦战,所以我认为当务之急应该立即驰援纳美族。”

  “帮助了纳美族摆脱眼前的困境,我们与纳美族结盟的最后障碍就会迎刃而解。”

“接着我们应该迅速清理潘多拉星上的虫族先遣部队,为27天后与虫族主力部队的决战扫清障碍。至于迈克将军的诱饵计划我认为应该继续执行。”

  叶风流说到这里看见李伯伦面色剧变,已经知道他心中所想,嘴角露出一抹邪笑,接着道:“不过,鲜活的血肉诱饵,当然不会再是我们的民众。”

  “那些正等待宣判的迈克将军和帕德余党们,应该更适合这个任务来为他们曾经犯下的错误进行赎罪,或者说我们应该给他们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为他们留下身为人类的最后尊严。”

  李伯伦闻言脸色果然好转了些,严肃道:“你最后的建议,我们需要从长计议。现在我们立即全军出击,增援纳美族。”

  ……

  夕阳如血,守护灵魂树的残破寨墙也如夕阳般呈现出了诡异的红色,这种鲜艳的红正是来自于纳美族战士的鲜血,来自于他们对部族的忠贞与牺牲。

  虫族对纳美族的进攻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由直径几米粗的巨木制成的寨墙再也经不住小坦克虫连续不断的火球攻击,终于再次出现了一个缺口。

  李辉与里奥来回轮换充当人肉盾牌的局势立即无法继续维持,只能一人堵住一个城墙缺口陷入了独自奋战无法休息的艰苦局面。

  只要他俩有一人倒下,蜂拥的虫兵就会立即涌入城寨之中,失去了城墙依托的纳美族将会迅速被虫海淹没。

  纳美族的空中力量已经基本陷入瘫痪,弓箭和短茅都用光后,他们驱使龙妖挥舞骨刀与虫兵展开了肉搏,伤亡立即直线上升,直至此刻已经所剩无几。

  更加不妙的是,唯一能够限制小坦克虫靠近的巨型城弩的弩箭也将用尽,城墙上的滚木雷石也早已用光,一旦弹尽粮绝,城墙的全面失守也将为时不远。

  塞薇妮挥着骨刀站在城墙上机械的对着源源不断爬上城墙的虫兵们劈砍着。

  她的身上密密麻麻地遍布着大小不一的伤口,甚至连美丽的脸蛋上都多了一道狰狞的伤疤。

  又一波爬上城墙的虫子被杀光了,但城墙上又少了十几个族人的身影。

  离下一波虫子的进攻还有几分钟的时间。虫子好像永远杀不尽,它们的进攻一波儿连着一波,永无休止。

  塞薇妮半躺在城墙上,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她有些绝望的看向城墙处的两道缺口。

  那里是虫子的重点进攻区域,浑身红绿相间的里奥和李辉已经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她本以为这两个山一样的人族男人会永远不知疲累,但如今看来,这只是她美好的奢望。

  她犹豫着是否要去协助他俩,但转念间就放弃了。如果不是他俩,任何纳美族战士都无法在那种强度的虫族攻击下,坚持哪怕一分钟。

  塞薇妮再转头看向那棵依旧庄严美丽的灵魂树。

  尚伊和安妮正与其进行着链接,想要沟通圣母艾娃救治受了重伤的杰克和圆圆。

  但好像进行得并不顺利,四人依旧笼罩在灵魂树散发的柔和的白光中,仿佛黑龙会死去的十数名武道宗师一样,他的眼中泛着凌厉的目光,如同一道道绝世剑气。

“不错,凶手刚离开不久,我们追。”

北离三怪化虹而去,他们分散开来,朝着西南方向追去,形成了一张大网。

没过一会儿。

天海商会的长老,还有汪家的数名长老也来了。

天海商会的两位武道真人长老在追杀斗笠人和小胖子,汪家长老也在追杀他们,不过他们还要追杀两人,一个腰间别刀的冷峻青年和一名少女。

“是他。”天海商会的护卫统领广齐认出了嵇康。

“黄长老,就是这个人破坏飞舟上的符文。”广齐红着眼睛急切的说道,他当时就在飞舟上,就是这个人破坏了飞舟的符文,害的飞舟坠毁,死伤了不少人。

黄崇明看着死去的嵇康,心中无比惊骇,竟然是被一刀杀了,好厉害的刀气,凝而不化。

是谁杀了他,难不成是那个杀了汪家两名长老的青年干的。

汪家的武道真人长老来了三位,他们乃是有备而来,除了杀人,还要立威,让所有人都知道汪家不是好惹的。

“黄长老,这个人就是其中的一名凶手了?”汪成坤眯着眼睛说道,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寒光。

“不错,这个人就是三个凶手中的一人,还有两人,其中一人是个十三四岁的小胖子。”黄崇明沉着脸说道。

这一次汪家人乘坐飞舟遭遇刺杀,害的飞舟坠毁;双方都指责对方,两个势力算是闹掰了,不过寻找凶手这一块还是达成共识了。

“很好,来人,将这具尸体带走。”汪成坤喊道。

“是,长老。”

两名护卫走了出来,直接将嵇魏的尸体抬走了。

黄崇明看了看,本想阻止,不过终究没有动,毕竟他们天海商会只是做生意的,不像汪家和多宝商会那么霸道。

“你们组队去搜寻那个青年和那个少女,不过不要轻举妄动,那个青年的刀无比可怕。”汪成坤说道。

汪家的众多执事护卫开始组队搜寻,身为汪家人,这是他们的职责,即使他们很恐惧,但也不得不做。

除了天海商会、汪家的武道宗师,还有其他家族门派的武道真人来了,他们也是来搜寻凶手的。

只不过汪家人还要搜寻一男一女,因为那个冷峻的青年杀了他们汪家的两名长老;那是外姓长老,投靠他们汪家,若不拿下那一男一女,以后还有谁会去投靠他们家族。

清泉镇热闹了,众多的老百姓看着天上的武道宗师与真人,心中敬畏不已,他们知道这是武道强者。

一道道神念交错而过,他们在搜寻,没有比神念更方便搜寻了,不过十分耗费精神之力,也只有武道真人才能这样做。

没有。

没有。

清泉镇没有找到人,武道真人也没有拿清泉镇的居民发泄,因为大离王朝有规定,武道强者不能屠杀普通人。

当然了,规定是规定,当然也有武道真人会无缘无故的杀死几个老百姓泄愤,但那是在没人知道的地方。

现在这里武道真人很多,无故杀普通人一旦被哪个武道真人故意上报给了大离王朝,那就得倒大霉了。

曾经就有武道真人被朝廷抓住,封住丹田,压去挖矿,这可是大离王朝最擅长的。

另一边。

古风抱着裴若雪狂奔,他远离了一众武道真人后,朝着向北的方向奔去,大离王都在西北方,那是他要去的地方。

呼呼呼......

小胖子和他的师叔陈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太累了。

尤其是陈彰,脸色苍白,四肢无力,盘旋在他体内的剑气还没有泯灭,如果是往常,他能在第一时间清除,可现在不行,现在是在逃跑,如果被逮住,那就麻烦了,他可是得罪了两大势力,能够逃得一命已经非常不错了。

“等等我,大哥大姐......”小胖子高浩喊道,他是真的跑不动了,他虽然刻苦修炼,已经感应到了天地元气,可终究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胖子,快支撑不住了。

古风停住了脚步,看着气踹嘘嘘的两人,一道生命元气打入陈彰的身体中,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已经救了对方,现在是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多谢。”陈彰抱拳道。

“不用,你们赶紧离开这里,有人追来了,不差于七重天武道真人。”

古风放下了裴若雪,让她自己走,看着那大红点,总有种压迫感,如果是他一人,随便往哪个原始山林间一钻,说不定还能借助荒兽收割一两个人头,可带着裴若雪不方便。

四人分道扬镳。

古风与裴若雪再一次来到了官道,这是武阳郡的官道,向北的方向就是武阳郡,距离大离王都不远了。

大步开走,他的每一步就像是尺子量的,分毫不差。

裴若雪咬紧牙关跟在古风的后面,她好怀念那个温暖的怀抱,可惜时间太短了。

“加油,裴若雪。”裴若雪在心中给自己打气,对于她来说,已经成功了第一步,那就接着朝第二步发展。

大道漫漫,永无止境。

鲜血飞溅,拿刀的人四根手指己已有把握在两三招之间制敌取胜

接下来林大巧便讲到了宗门门规,说到这里这位七师兄表示,宗规很多、很长,但只要记住几点不去触碰,就可以了。

一不可同门之间残杀,否则就是一命抵一命,当然若是纯属防卫杀人,那自当别论,到时一切由出事所在执法堂或双方山峰执法堂共议;二是在外遇见同门有难时,若非是与敌人境界相差太大,必须上前助阵,独善其身者,轻者罚取重额灵石,断其数年修炼资源;重者废除修为,逐出宗门;三是不得在外作奸犯科,虽然魍魉宗从不在外自诩为名门正派,但也有自己的行事风格,一旦发现有此类人,下场是相当的凄惨,不只是废除修为那么简单了,可能还要接受万虫噬体之苦,想在短短几天内死亡那是不可能的,自杀都是一种奢望。

宗门有惩罚就会有奖励,宗门自低向上分为杂役处、外门、内门,一些下属仙门送来的弟子,也不是全能拜收入门下的,考核过关者,才会收入外门修行;另一部分资质还不错,但考核未过关的,则可不用送回原有下属仙门,先收入杂役处,暂作杂役,平日里做些砍柴、做饭、清扫的杂事,通过做事来获取奖励,换取灵石勤加修炼,在每年各峰一次门内小考时参加考核,合格的则就可以进入外门,

而想要进入内门,只有外门中的精英弟子通过层层考核后才能进入,那是宗门的核心,各峰的天才,未来的宗门希望;还有一种情况也能进入内门,就是不管你是杂役还是外门弟子,一旦筑基成功后也能进入内门,说道这里,林大巧看了一眼李言“你能进入本门,说来还是和这外门筑基有关系的。”

李言听了觉得奇怪,但突然想起了东拂衣和他说过话,隐隐猜出一些事情来,但表情却是错愕的看着林大巧。

林大巧被李言这幅表情看的很有些“我就知道的如此”样子,故作神秘一笑后,说了起来。

在二十年前,灵虫峰外门一名叫连山的弟子筑基成功,原本是有资格进入内门的,但最后却未能入得内门,原因就是他在外有可能奸杀了一名凡人女子,但这件事情他做的十分隐秘,宗内只是接到下属仙门汇报,却没有证据,所以就想再观察观察,再决定如何定夺,谁知连山好似有了警觉,不待灵虫峰有所反应,便偷了灵虫峰入门书籍与玉简叛逃出峰而去,灵虫峰高层知道此事后大怒,持续派人追杀于他,但由于此人性格狡诈,加上在魍魉宗待了四十多年,熟知他们追杀的那套手段,所以一直无果。直至后来此人陨命于一金丹洞府外,储物袋中之物便被季军师得了去......

李言听了一半就知道和自己猜想一样了,只是最后还是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另外,还有一种特殊的入宗弟子存在,就像林大巧、李言这样未经考核,直接拜入金丹门下,但也只能算是外门弟子。小竹峰中只有大师兄李无一、三师兄云春去、六师姐龚尘影是内门弟子,这概率算起来已是很高了,这在李言来之前,也算是占了小竹峰弟子近一半的数量。

另外宗门还有五年一次筑基中期以下弟子大比和十年一次的筑基中期到后期的大比,这是各峰集中在一起的共同比赛,每峰都必须参加,不得推诿。前者主要是检查各峰弟子普遍修为;后者则是主要是为了检查宗门核心力量,衡量这些高级弟子中有可能结丹的良材美玉,好为下一步培养做准备,这就是上古大宗对传承的重视程度,一切为了传承,并且大比还有丰厚的资源奖励,通常都秘籍功法、大量灵石等,以激励弟子拿出真正本领,这类比赛一般重伤者居多,死亡个例较少,修仙者只要不死,服用丹药后,再调养数月或几年基本都可以恢复如初。

而在四大宗之间还会不定期的进行交流比赛、秘境夺宝,只是这种门派之间的竞争更为血腥、也更为残酷,往往都是生死猎杀,他们也是以筑基为主,凝气为辅,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宗门新鲜血液强大的生存能力,同时获取更多的修行资源。

说道这里,林大巧则话题转向了门派资源分配。

宗门弟子都是可以免费选择一些功法、仙术的,只是这些功法、仙术通常来说都是普通货色,如果想修炼好的功法、仙术,则必须要用灵石来进行购买。宗门这样做,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加大宗门弟子的生存意识,不然太过安逸,在这弱肉强食的修仙界,那就不知被人灭门多少次了。

像李言这样的凝气期弟子,每月都会有固定的三块下品灵石发到手,加上宗门的浓郁灵气,要说修行也是够的,但随着修炼的深入,就会需要更好功法、仙术、丹药、符禄等等,而这些无一不是要用灵石来换取的。

那么这些灵石从哪来,老君峰的宗门任务堂就是赚取灵石的地方,那里可以接各种任务,像猎杀妖兽、替宗门长老看管药园、替人出外寻找灵药等,甚至是刺杀别的修仙门派修仙者这种任务都有,这种事在其他门派内也是有类似任伤的,只是公开的秘密罢了。四大宗门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一团和谐,剃头么?

  药用价值?那肯定是……

  陈默想了想,按照走路草的进化来看,应该是霸王花吧。

  对了,可以治愈麻痹症。

  陈默对自己智力在线点了一个赞。

  什么?这些答案都不靠谱?

  拜托,穿越这么不靠谱的事情陈默都接受了,万一上辈子看的东西也是真的呢!

  反正现在也没有头绪,随便填一下。

  闭眼!

  运行速度加快。

  陈默明显感觉放弃外在的感官后,人的指令要快速很多。

  果然,和电脑一样关闭其他无用进程能加快运行速度。

  就在陈默沾沾自喜的时候,在梦中一个小姐姐突然出现在陈默面前,跟他打了声招呼,“hi!”

  “我擦!”陈默突然吓了一大跳。

  因为在梦里,底层次的梦境造物是看不见他的。除非是他自己设置了专项的。比如当时拉他出去买女装的“赵倩芸”。

  像一些没有设置能和他交流的人是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的。这也是以前陈默觉得梦境中其他人没有意义的缘由。

  现在出现了第三个能直接和他交流的人,除开梦璃和黑萝莉,现在眼前的少女是第三个。

  “莫非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陈默心底的警惕心起来了。

  同时又有些生气,这个身体的主人原来是干什么吃的,谁都能来这个梦境里面玩?防火墙都不会做一个?

  陈默下定决心,等这次出去之后,在梦境边界弄一串“防火墙”谁来弄死谁。

  心底是这样想,可面部表情却是相当的傻。“小姐姐,你是?”

  “哦!对了,我忘记自我介绍了。”傻愣愣的小姐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吐了吐小舌头后说道。“我是刘茜,你可以叫我茜茜公主。”

  “好的,茜茜公主,请问您来此是来巡逻自己的领地么?”陈默身份放的很低微,毕竟身份不明的人一般都大有来头。

  不然谁没事到处乱跑,真以为是某些降智商的玄幻世界啊。没点实力还喜欢乱跑,死了之后还怪别人摁死你了。这不是扯犊子么?

  陈默很低微,还给茜茜公主鞠了一个躬。弄得茜茜公主开心的大笑。“嘻嘻,你这个人真有趣。好了我不逗你玩了。我是来帮你…作……呃……看时间的…对…就是看时间!”

  作弊?

  即使那个词语没有说完,但陈默还是听懂这个意思,那么看时间的意思也就不言而喻了。

  “现在外界过去十三秒,你现在梦境世界和外面世界时间流逝比例是5比1。请快点,等下我会继续提醒你的!”

  “哦!好的!”听到过去了十三秒,陈默也不纠结对面是谁了,考试第一考试第一,谁来帮助他谁就是他的好大哥。

  五楼,几位大佬明显的感知到某种源能技能使用,但不确定是什么技能,只能确定在座的各位大佬有人按耐不住了。

  好在周围的报警器也没有响起,大家也就觉得只是初步的试探。

  局长大人感知到波动的一瞬间,连忙打起精神,向旁边翻滚了一下,躲避后方的攻击,甚至还讲桌子打翻在地。但事实上后面根本没人打他。

  在几位分协会会长看呆了,甚至觉得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想说又不敢说。幻术师协会是赤明城的财主,梦师协会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们……好像也不太怕。

  局长面不红心不跳的站了起来。说了一句话让大家啼笑皆非。“我以为刘老大出手了,咳咳!”

  刘老大伸出自己苍白的左手,指着李乾说道。“梦师报仇,半夜不晚,我现在又打不过你,被你打一顿出气么?

  “放心,我要是报复你。你肯定是晚上不能睡觉的。不过老夫现在心情好,饶你一条狗命。”

  说罢,刘老大开始吃起瓜子来了。他没有想到,这次考试的梦师中居然有人修炼成“白日梦”。这可是很稀有的存在。

  “白日梦”的技巧就算是四级梦师都不一定能修炼成功。捡起摔在地上屏幕破裂的手机,查看了一下陈默的授课老师。

  顿时觉得,一个星期学会也不是不可能啊,毕竟是那一位大佬。

  白日梦创始人,梦师学说的扩容者。

  同时也是受伤的星神……

  “哈哈…梦师这次也许能拿到一个名额。”梦师分会会长心底大笑。

  “别怪老夫,这次老夫就是想掀桌子(╯‵□′)╯︵┻━┻不玩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高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化宇为尘

噩梦格式化

化宇为尘

九州啼雪

化宇为尘

木果

化宇为尘

跳海躲鱼

化宇为尘

存不易

化宇为尘

金钱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