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河》。

不管那是什么东西,都一定是很重的,却不知是重重的一拳?还,败之。魏人见意闲,且战又不利,因退走。八年,

“好,首戰大捷。”看著電報上的內容,楊晨東心情不錯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按說攻下別失八里才是首戰,那一戰幾乎以零損失攻下了土魯番國的東大門。但這一切在楊晨東眼中,都是火炮的功勞,任誰擁有這般強在的武器,都可以達到出法隨?叫誰投降就投降?

但現實的情況容不得他們多想,既然人家已經投降了,就不可能殺降了。如果殺降,突厥人就饒不了他們,大唐的法律更加饒不了他們。

可事情還......

“生死大道玄奥莫测,只可惜和我想走的路大相径庭。”段景此时苏醒过来,感叹道。

他在感悟过程中体会到了生死大道的可怕和玄奥,但很可惜他向往的大道不是这般,尽管生死大道强大无比,可不适合他的也未必能让他修炼到最强境界。

“段师兄能取舍分明,目光深远,日后成就必然超凡。”云逸含笑说道。

他这不是奉承,毕竟这可是生死大道,无上大道!可不是谁都能够经得住这种诱惑,能够放弃至强大道,只为追求最适合自身的。

“还是要感谢青师弟,这次的感悟让我看到了一条明确的路,日后踏入至尊会轻松不少。”段景由衷感谢,所谓大道相通,这次收货确实不小。

段景清醒后,严无眠也退了出来,看他的神色收获也不小。

严无眠同样没有踏上生死大道这条路,他获得了大枯山传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选择修炼大枯山的大道,这生死之力只是让他多了番感悟。

“这冰晶鹿竟还和生死大道契合,难不成要踏上双大道之路?”严无眠看到一旁的小鹿,忍不住开口。

“严师兄不也是吗。”云逸笑眯眯地回应,严无眠的根底他已经摸得一清二楚。

帝主要破入至尊必须领悟一种大道,然后凝结出属于自己的至尊道果才可。

而有的妖孽天骄则恐怖的离谱,他们能够同时掌握两种甚至是三种大道,凝结出诸多道果!

小冰晶鹿现在就有这种趋势,神兽冰晶鹿主修冰之大道,这是他们的本命大道,必能成就。而小冰晶鹿现在竟然还和生死大道相契合,这很可能在以后会成就双大道至尊!

严无眠野心同样很大,在获得大枯山传承之前主修杀戮大道,所以被称为杀神,这是他掌握很全面的大道。而现在大枯山的大道同样适合他。

以严无眠的天赋日后必然会成就双大道至尊,这也是为何他不选择生死大道的原因,一人掌握三大道实在太难了,即使是在前古纪元甚至追溯到更久远的岁月里也没出现过几人,所以他只是简单感悟后便放弃了。

“啊!!我说老流,有你这么抢造化的吗!你这是想蓄意抹杀你大爷!”忽然,胖娃凄厉的叫声传来。

只见他此时直接被流风恐怖的帝主威势震飞,他穿的花绿布衣和大红裤衩不知道是什么等阶,竟然没有直接被轰成碎屑。

至于流风看上去就霸道多了,胖娃被强行打断后他直接一人独占,他好像初步领悟了生死之力,敢开始鲸吞云雾,不一会儿便全部吸入体内。

不过流风神色很严肃,一直沉浸在悟道中,刚才应该是有所收获,导致体内的气息无意识间爆发。

“老流,青爷和你没完!我的机缘啊,心疼死我了!”

胖娃直捂胸口,他都差不多要领悟生死大道的一缕神韵了,结果就这么被轰飞,这事后必须找流风好好说道说道!

“这机缘就让给他吧。”云逸赶忙拉过胖娃,流风这状态要是被打断了那可真要和胖娃拼命了。

胖娃苦着张脸,虽不情愿但也分的清局势,只得憋着一口郁闷气静静看着流风突破。

“给他加点火吧。”云逸再次凝聚出一缕精纯无比的生死之力融入流风体内,帮助他领悟更深层次的生死之力。

轰!

几乎同时,小鹿和流风身后隐隐有道纹浮现,不过小鹿碍于境界低,浮现的道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流风的就不同了,他背后有整个生死大道的纹路在沉浮!

流风已经初步领悟成功,尽管背后道纹模糊得好似随时会消散,但他却实实在在打牢了基础,等出了天涧古境,他一念之间就可以利用生死大道踏入至尊层次!

流风双目骤然睁开,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黑白二气在他眼中流转,这一眼,仿若看穿了红尘万丈,直抵生死之路的尽头!

“多谢青师弟!”流风神色异常激动,前十的大道啊,就这么被他初步掌握了!

虽然日后成就和领悟层次还说不准,但这已经算是天大的机缘,这种大道可不是谁都领悟出来的。

“老流!你大道基础是打实了,小爷我的机缘却被你彻底搅黄了,你说怎么办吧!”胖娃黑着一张脸,他向来都不是吃亏的主,今天倒是让他碰到了一次!

流风刚才虽说处于悟道状态,但也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人被他直接轰飞,现在看来就是胖娃了。

“那个青裴兄啊,你看就我们这关系,咱哥俩间还会计较这点小事吗!”流风上前把胖娃绿色大军帽扶正,满脸讨好的笑容。

“没得商量,你就说这事怎么办吧!”的九灵蛇,打不过我就玩自爆,精丹炸没了,就剩下黑色瓶子里那一滴精血。”

“赤炎鸟精血不行的话,你就用这滴九灵蛇的。不过你这个岁数了,修炼无望,报仇什么就别想了。”

“我搜集的所有道术和功法都在这里边,你估计也用不上,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吧。”

“对了,里面有一本叫做大衍玄策的功法。你如果想练的话,千万不要像我这样凝练元婴。至于该怎么练,我也不知道。”

“娶了你表姐,找个地方种田去吧。反正你表姐在,应该也没谁能欺负你。”

“行了,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这样吧。”

读完信后,李衍泪眼潸然。

他如何不知师父留下这些话,只是不想让自己去寻仇。然而李衍对楚国皇室的恨意,却是越来越深了。

害死我师父,逼得妙妙带我横穿赤沙大漠陷入沉睡,此仇不共戴天!血债,唯有血偿!

李衍捏了捏拳头,那软绵绵的感觉,不由让他感到无奈。复仇之心并不能让他马上变强,师父留下的话不无道理。

如今他即将十七岁了,经脉也快要定型了。就算经脉气海全部恢复如初,就算拿到圣阶高品的功法,也没有办法寻回这荒废的数年。

想要复仇,实力至少得到玉花境!而且楚国拥兵千万,高手无数,必须要有足够的势力!

李衍眉头紧锁,没有去看那圣兽精血和精丹。他知道这些东西只能让自己恢复正常,绝对不可能在经脉定型之前冲开十二条正经,一生成就也就有限的很了。

况且这些师父拼命才抢来的东西,他心底是舍不得用的。

以前眼馋的圣阶功法和道术,他也失去了研读的兴趣。

对了,大衍玄策?既然师父能练,还能练到翻手斩杀玉花境的程度,那我或许可以试试?虽然我情况更加糟糕,十二条经脉全碎了。不妨试试!大不了和师父一般,苦修数十年积攒玄气,舍弃性命在数招间将仇人尽数斩杀!

李衍突然间找到了希望,右手一翻,便是那本大衍玄策。大衍玄策分为术篇和道篇。

接下来让李衍惊讶的事发生了。术篇第一页上写的东西,竟然和那晚在南谷,师父对自己说的话差不多。

流云剑气!!!

原来,流云剑气,出自大衍玄策!

难怪能够让自己练气期时斩裂狼王精丹,变成废人的情况下重创筑体期后期的徐修。

李衍强压住内心的震惊,翻到道篇。没有能够修炼的功法,才是李衍最大的问题。攻击手段的话,至少还有流云剑气和黑石古剑、石塔,但他这身子,都扛不住练气期修者的一拳。

“洪荒宇宙,俱为一体。身作混沌,以成道躯。”

嗯?第一句话好像和修炼没什么关系。后一句话何解?师父碎了九条经脉,尚能强练大衍玄策。难道混沌、道躯,指的就是我身体现在的状态?将身体里的所有经脉、血肉混为一体?

“道躯既成,当为橐龠。虚而不屈,动而俞出。”

身体铸成道躯之后,应该像个风箱一样,它虽然是空虚的,但却永远不会枯竭,越是鼓动它,就会有越多的风涌出。意思是把这整个破碎身躯,都当作经脉一样冲开吗?

“橐龠难持,气贯废体。久成玄玉,是谓元婴。”

身体变成风箱之后,太过脆弱,难以持久,要用玄气去贯通废体。废体慢慢变成玄玉之色,叫做元婴。这不是和筑体期、元婴期的修炼差不多吗?将经脉和元婴一步步强化成玄玉色。

师父说不要像他一样凝练元婴,为什么这里又提到凝练出玄玉色的元婴?

难道此元婴非彼元婴?用玄气冲刷变成风箱的破碎躯体,将整个躯体凝练成元婴?筑体期和元婴期合为一步吗?

封闭的元婴是错的?元婴应该通透无比?到底是大衍玄策错了,还是全天下的功法都错了?

李衍百思不得其解,摇了摇头,望见躺在床上的妙妙。

!!!

原来如此!!!

我身体里没有玄气,所以赤沙大漠对我的威胁不在于玄气稀薄,而在于恶劣环境对肉体的销蚀。妙妙肉体强大,能抵抗环境的销蚀。但她体内玄气充沛,这也是玄气向外逸散的原因。

玄气一样会自发流动,从浓到稀。把玄气强行聚集在肉体之内,本就是个错误?

所以世间生灵终将死去,而生前所吸纳的玄气,也会在死后重归寰宇!

如今天地间每一丝玄气,都曾在无数生灵身体内流转过,它不属于任何人!

哈哈哈哈!全天下的人都错了!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气囊可以储存空气,但是鼓出的风终究有限。而风箱中的风是无限的!

李衍会意,闭目入定,又再运转归源诀。不过这一次不再是吸纳玄气,而是让玄气自这破碎的身体流过,再从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中溢出。

……

尤其这一掌丧门钉,更阴狠毒辣情。可是我相信有很多人都能够随。有集二十卷。又采唐人文章纂为百卷,目丽的。这本是武林中的第一美人,不但美,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是一名练习生

沐清流

我是一名练习生

三才八卦

我是一名练习生

古木架

我是一名练习生

每顿都要肉

我是一名练习生

懒语

我是一名练习生

我不是陈冠锟